ELECTRONS, TOXINS, AND DISEASE

电子、毒素和疾病

作者:Thomas E. Levy, M.D., J.D.
                                       
翻译:蓝山
                                       
来源: www.tomlevymd.com  

 

许多科学现象,也许其中的大部分,一旦真相被揭开或被充分理解,最后都遵从相当简单的自然法则。我们最难理解的科学概念常常是被最复杂的语言和理论所修饰。当任何一个科学家不能向没有受过任何专门训练的普通人清楚解释他/她的研究时,通常是这个科学家尚未完全理解他/她的研究课题。比如一个人可对一个洋葱的外层作随意的研究,而对里面的几层可以是一无所知。即使对外层的研究累积的资料厚似高山,但洋葱作为一个整体仍然是一个迷。

为准备我最近关于维生素C的书(Levy 2002),过去几年我研究了数以千计的科学报告,在这过程中,一个有趣的模型开始浮现出来。通过重新研究维生素C对超过25种感染性疾病和超过100种不同的毒素的治疗效果,它的作用的共同原理逐渐清晰。这个对我尤其重要,因为,我一直想知道一个单一的化学物(抗坏血酸或维生素C)对范围如此广泛的完全不同的化学复合物和感染原怎么会具有如此强大的临床治疗效果。事实确实如此,维生素C对上述的感染和中毒的治疗效果看来是毫无例外的。即使维生素C不能治愈一种感染或中毒状态,它通常都会使病情达到某种程度的缓解。

Albert Szent-Gyorgyi,一位因发现维生素C而在1937年获得诺贝尔奖金的才华横溢的科学家,亦在他最后发表的其中二篇文章中提出了我认为是真正的生命理论。Szent-Gyorgyi (1978, 1980)声称身体的能量交换只有在不同分子的电子存在不平衡时才出现,他保证分子之间会发生电子流动。Szent-Gyorgyi坚持认为已死去的组织的电子已饱和,处于一种不可能发生电子交换或电子流动的状态。

从另一个角度看,活跃的电子流动或交流等于健康,受损或不良的电子流动或交流等于疾病,电子流动和交换的停止则等于死亡。维生素C,作为体内最主要的抗氧化剂,或者是保持这种电子流动处于最佳状态的最重要的持续电子供体。

氧化反应涉及电子的丢失, 而抗氧化剂通过提供电子而对抗这个过程。虽然维生素C是体内最重要的抗氧化剂,在体内还有很多的抗氧化剂,它们的作用是使体内更重要的抗氧化剂处于还原的状态。抗氧化剂只有处于还原状态才可能成为电子供体。例如,维生素E是一种脂溶性的抗氧化剂,从而使它成为体内富含类脂的细胞膜上的一种主要的抗氧化剂。维生素C(是水溶性的)提供电子给这些细胞膜上已经氧化的维生素E,使它从氧化状态还原为富含电子的还原状态。尽管维生素C不是细胞膜上的主要抗氧化剂,在维持细胞膜上的极容易代谢的抗氧化剂维生素E处于最佳状态过程中,维生素C发挥关键的作用。

由此看来,局部电子的丢失(即氧化)代表受损组织或丢失电子的化学物质的基本的退化,或代谢降解。一个抗氧化剂可立即回补哪个丢失了的电子,令被急速氧化的组织得到即时的“修复”。此外,抗氧化剂常常可以在氧化剂氧化或损害受损组织之前中和这个氧化剂。

所有复核过的维生素C/毒素接触研究(在试管、组织、动物或人体内的研究)显示以下的一项或多项的发现或结果。

1.
维生素C和其它抗氧化剂水平下降9最受影响的血液和或组织)
2.
受检测部位氧化压力升高,提示氧化正在进行
3.
作为一个适应性的反应,肝内维生素C合成增多
4.
维生素C和其它抗氧化剂消耗速度增加
5.
毒素活性和抗氧化剂水平直接相关(抗氧化剂水平越低,更严重的临床毒性)
6.
坏血病或其它临床表现的急性诱发与维生素C的急性耗竭呈一致性。

   
这里要再次强调的是,以上的发现常常是接触毒素后出现的症状的一部分,这些表现与毒素的化学成分无关。依据这些信息,可以得出一个纯朴、优美而颇具说服力的结论:所有毒素使人中毒的机制都是通过氧化体内的酶和组织

这个观察也得出另一个有说服力的结论:所有毒性损伤都可以通过足够数量的抗氧化剂而修复。并且现已发表的维生素C研究报告支持这个具有说服力的结论。

当然,这种治疗必须要及时,要在中毒病人出现不可逆转的临床结果前施行。

有趣的是,感染性疾病基本上以相同的方式造成它们的破坏。当病毒性微生物在宿主生长时,可以观察到上述的6种发现当中的一种或多种。基本上,微生物生长是另一种直接造成受累组织的氧化损害的方式。一些最具破坏性的感染性疾病亦产生强大的毒素,进一步增加对宿主的氧化损害和压力。

慢性疾病可以被看成是这样一个过程,其氧化压力的进展比急性感染性疾病和急性中毒的氧化压力进展慢得多。只要服用量可提供足够的电子逆转疾病过程持续产生的氧化压力,大剂量的抗氧化剂疗法在逆转这些疾病的临床症状方面有明显的治疗作用。

单极磁疗亦可以影响流向受伤部位的电子。电流是电子的流动。移动磁场会诱导电流。电子流动看来与磁场的产生的物理和生化效果密切相关。Davis Rawls1975, 1979)很好地证明照射磁场北极可减轻炎症和疼痛,同时抑制微生物的生长。而南极则有相反的生物学效应。对这些发现的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北极磁场促进电子流向受照射的组织,而南极磁场则促进电子从受照射组织流向其它部位。总之,合理使用强大的生物磁的北极十分类似于维生素C疗法产生的效果。Kulish (1999)很好地总结了这些生物磁疗法。

异常的电子流动是产生大多数(或所有)疾病,包括感染性的和毒物接触性的疾病的最终的共同特征吗?不管答案如何,正如在我的维生素C新书中讨论和研究的,大量和持续的抗氧化剂疗法看来可以产生持续、良性和显著的效果。

参考书目

Davis, A. and W. Rawls. (1975) The Magnetic Effect. Kansas City, MO:
Acres U.S.A.
Davis, A. and W. Rawls. (1979) The Magnetic Blueprint of Life. Kansas
City, MO: Acres U.S.A.
Kulish, P. (1999) Conquering Pain. The Art of Healing with
Biomagnetism.
Fountainville, PA: Fountainville Press.
Levy, T. (2002) Vitamin C, Infectious Diseases, and Toxins: Curing the
Incurable.
Philadelphia, PA: Xlibris Corporation.
Szent-Gyorgyi, A. (1978) How new understandings about the biological
function of ascorbic acid may profoundly affect our lives. Executive Health 14(8):1-4.
Szent-Gyorgyi, A. (1980) The living state and cancer. Physiological
Chemistry and Physics
12(2):99-110.

Copyright 2002 by Thomas E. Levy, M.D., J.D.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Permitted only of the Entire Document and with Acknowledgement

 

 

   版权声明:所有版权属于原作人和译者,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