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营养击退癌症

Beating Cancer With Nutrition

                                          by Patrick Quillin, Ph.D., R.D.

           来源: http://www.chiro.org/nutrition/FULL/Beating_Cancer_With_Nutrition.shtml

                       翻译:蓝 山

 

“很抱憾,你得了癌症”。 名医生的这些话把恐惧传到病人的内心。

好消息是支持性营养疗法可以显著增加病人生命的质量和生存期, 以及改善他们完全康复的机会。更好的是,一种健康的生活习惯,包括一种健康的膳食、足够的运动、积极的心态以及避免毒素,可以预防高达90%的癌症。

现在告诉你坏消息。常规医学治疗这种疾病的成功率并不高。到本世纪初,癌症将成为美国的第一杀手。在过去的26年,NCI(国家癌症研究院)花了370亿美元用于研究,结果是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上升。很明显,当病人继续进食软性饮料、生活在污染物包围的环境和压力之下,医学不能制造出一种“神奇子弹”去治疗癌症。

19711223日,理查得 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满怀信心地发表了一个“对癌症进行战争”的宣言,并且承诺到1976年,建国二百周年时研究出治愈癌症的方法。然而,直到1991年,由60名知名医生和科学家构成的小组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并且发表了以下声明:“癌症治疗机构以重复的声明迷惑公众,说我们正在取得抗癌战争的胜利我们治疗和治愈绝大多数癌症的能力没有实质性的改进。” 1 在这篇文章里,我将简要地探索抗癌战争失败的原因并对现在正在接受治疗的250万美国癌症病人提出改善治疗结果的合理指引。

 

 构思一个战略

根据早期的研究,外科手术、放射和化疗的技术看来是对付癌症的最好方法。目标是切除、烧掉和毒死哪些异常的细胞。尽管这些治疗可以暂时减轻肿瘤的负担,它们并不可以根治癌症。只有改变疾病的根本原因,癌症病人才可能回复健康。

医生现在知道消除癌症要从改变支持肿瘤生长的条件开始,而不仅仅使用毒性治疗去杀灭癌细胞。这是一个比拟:在树皮上的真菌生长是由于适宜的条件—温暖、潮湿和阴暗。你可以任意切除、燃烧和毒害一种真菌,但只要适宜的条件继续存在,它将会继续生长繁殖。类似地,当条件适宜时,癌症便会在人体内形成。现在已证明的有利癌症形成的因素包括毒性负荷、免疫抑制、营养不良、情绪低落以及高血糖。更多的推测因素包括酸性体质、肠道生态失调(消化道细菌群异常)、甲状腺功能低下、内分泌和脏器功能低下(比如,DHEA、酶和盐酸(胃酸)缺乏)以及寄生虫。除非我们纠正这些癌症的诱因,细胞毒性治疗注定要失败。

纠正这些问题最好的方式是通过营养素治疗性应用。但要提醒的是,尽管营养应该是每个癌症病人的治疗方案的一个不可少的部分,单独的营养治疗对大多数晚期癌症可能是不足够的。在癌症治疗中应用治疗性营养的原因很多,并包括以下这些:

营养不良:使身体营养不足可产生破坏性的,甚至致命的结果。事实上,超过40%的癌症病人死于营养不良,而不是癌症本身。2  癌症诱导产生一种代谢性异常类似使你的汽车困死在冰雪上—车轮在转动、发动机在耗油,而你只能原地踏步。然而,癌症病人常常比他们患病前吃得更少。一个原因是肿瘤诱发一种高代谢状态,并且分泌一种称为肿瘤坏死因子的物质,这种物质会抑制食欲。化疗和放疗也可以导致厌食,而且它们本身已足以构成生化性压力因子诱发营养不良。3  因为癌症病人比普通人需要更多的能量,他们最后会消耗掉,形成一种称为恶病质的情况。体重减轻增加大多数病人的死亡率,同时亦降低对化疗的积极反应。4

除以正常饮食外,营养浓缩剂、罐装营养品、蛋白粉、硫酸、酶制剂、DNA LOADING,和其它疗法可以逆转消耗大多数病人的体重减轻。如果癌症病人在确诊为癌症后减轻体重10%或更多,除非这个问题得到解决,否则所有其它的营养战略都是无意义的。要注意的是,此时富含营养的食物更为重要,不要给病人虚弱的胃拼命填塞维生素丸。

最佳营养:进食丰富的营养素可以增加医学治疗的效果。某些人担心抗氧化剂如维生素CEBETA-胡萝卜素可能会抵消化疗和放疗的肿瘤杀灭作用。因为化疗和放疗是促氧化性疗法。这种情况并不会发生。在人类和动物的研究表明,抗氧化剂提高化疗和放疗的肿瘤杀灭作用,而同时保护机体不受到伤害。5

事实上,抗氧化剂非常有利于化疗和放疗。尽管二种治疗都减少肿瘤的负担,它们也可以伤害正常的组织如心脏、肾脏、胃肠道内壁以及骨髓(免疫系统的摇篮)。幸运的是,维生素可以帮助保护正常组织。比如,动物实验显示,维生素E在允许它的杀灭肿瘤的作用时,也可以保护心脏免受阿霉素化疗的损害作用。7 在大鼠诱导产生的肝癌中,维生素CK在减轻6种不同的化疗药对脏器的损害作用的同时,增加它的肿瘤细胞杀灭能力。维生素A (视黄酸)增强化疗药长春新碱(vincristine 和道诺霉素(daunorubicin)治疗24名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的杀灭癌细胞的效力。9 在动物研究中,放射治疗前注射维生素C可以保护机体不受到伤害但不会影响放射对癌细胞的杀灭,提示在放射治疗前给予维生素C可以帮助病人耐受治疗。10

初步的人类研究也显示维生素疗法的前景。芬兰肿瘤专家在化疗和放疗的同时给肺癌病人使用高剂量的营养素(去纠正经血液检测证实的缺乏症)。正常情况下,肺癌病人的预后,仅仅有微不足道的1%病人在常规治疗30个月后仍然生存。然而,在这个研究中,在18名给予营养支持的病人中,8名(44%)病人在化疗和放疗后72个月仍然生存。肿瘤专家作出结论,最早开始抗氧化剂治疗的病人最可能生存更长或获得完全康复。11

增强免疫功能: 免疫系统是一个由20万亿个各种各样的细胞组成的复杂集合,这些细胞在身体内巡逻,寻找各种入侵者如细菌、病毒以及肿瘤细胞。当医生说,“我们已杀灭了全部癌细胞”时,他们是表示,“在你体内还有小于10亿个不能被现有诊断设备检测出的癌细胞。现在你必须依靠你本身完善的免疫系统去发现和消灭剩余的癌细胞。” 幸运的是,大量的资料把营养素和对抗癌症的免疫因子的质量和数量联系起来。12

选择性饥饿肿瘤:尽管基本营养素支撑病人的健康组织,垃圾食物却供养癌细胞。比如,糖的摄取会供养癌细胞而同时压抑病人的免疫系统。癌细胞基本上是称为“专性葡萄糖的代谢生物”,意思是它们必须依靠葡萄糖生存。美国人从精炼糖中摄取约20%的热量,但因为压力、肥胖、久坐的生活方式以及低铬和低纤维摄取,不能很好地耐受它。13  一个在21个国家对癌症病人进行的流行病学调查提示,高糖摄取是乳腺癌的一个主要的危险因素。14 当动物被喂养相同热量的碳水化合物饮食时,进食更多单糖的小组比被喂养复杂碳水化合物(淀粉)产生更多的乳腺癌。15

癌症病人可以进食低血糖指数的食物(意思是这些糖更慢地吸收进入血液循环)以减缓血糖的上升。从最佳到最差,血糖指数是肉类、坚果、种子、油、蔬菜、豆类、果糖、全粮、精制淀粉(如白面粉)、水果和精制糖。癌症病人最好避开白糖和所有基本上甜的食物,以及绝对不食任何本身是甜的食物。比如,一个病人只可以在一顿由蛋白质、复合碳水化合物、纤维和脂肪组成的混合餐后进食一小片的新鲜水果。

 

营养素减慢癌细胞生长

 

在早期的研究,营养素的功能和营养素缺乏性综合症连在一起—维生素C和坏血病、维生素D和佝偻病、烟酸和糙皮病。现在营养研究正发现营养素的不同功能水平。比如,尽管维生素E的每天建议摄取量(RDA)是10国际单位,800国际单位时显示可以改善健康的老年人的免疫功能。尽管10毫克的维生素C将会预防大多数成年人的坏血病,而它的每天建议摄取量是60毫克,每天300毫克已经显示可以延长男寿命平均达6年。17

每天建议摄取量只适用于健康人群,并且不能包括特殊的营养性需要—包括代谢性失调、受伤、早产或药物治疗等引起的特殊性需要。绝大数癌症病人可能需要比每天建议摄取量高得多的各种营养素以帮助康复。许多营养因素直接或间接地帮助对抗癌细胞。机制包括预防致癌物形成、增加解毒、抑制异常细胞复制,控制恶性基因的表达、阻止癌前细胞的分裂、以及增强细胞间的联系。19

摩根城的西吉利亚医学学校的肿瘤专家随机把65名膀胱移行细胞癌病人分成二组,第一小组每天提供一份每天建议摄取量的维生素补充剂,加上安慰剂。第二小组接受每天建议摄取量的补充剂加上40000毫克的维生素A100毫克的维生素B62000毫克的维生素C400国际单位的维生素E90毫克的锌。10个月后,对照组(补充每天建议摄取量)的癌症复发率是80%,而加服大剂量维生素小组的复发率是40%。而5年跟踪对照组的复发率是91%,而大剂量维生素组是41%。基本上,高剂量营养素可以减少近一半的癌症复发率。20

在一个非随机的临床实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维多利亚的候诊所,阿伯兰.Abram Hoffer)医学博士,博士,和纳斯.鲍林(Linus Pauling)博士,指示癌症病人遵循一种未加工的低脂、低牛奶和低糖饮食,配合治疗性的维生素和矿物质。全部129名病人都接受了肿瘤学治疗。没有接受营养支持的对照组的31名病人平均生存小于6个月。 98名接受了这种饮食和补充剂方案的癌症病人分成三个类别:不良反应者(19个病人或20%)生存了平均10个月—比对照组高75%;良好的反应者(47名病人或48%),这些病人患有各种癌症包括白血病、肺癌、肝癌和胰腺癌并且平均生存了6年;最好的反应者(32名女病人或33%),她们患有生殖器官的癌症(乳腺、宫颈、卵巢、子宫)并且生存了超过10年。亦即是说,营养支持对80%的这些病人增加寿命12~21倍。21

回顾分析显示治疗性营养帮助癌症病人。在200名证实出现了“自然消退”的癌症病人中,87%的病人在饮食方面做出根本的改变(进食更多的蔬菜和更少的肉),55%的病人使用了某种形式的解毒(草药、灌肠、螯合剂疗法或其它方法),而65%的病人使用营养性补充剂。 1467名患有胰腺癌但没有进行任何饮食改变的癌症病人中,146名病人(10%)在一年后仍然生存,而23名同样患胰腺癌的病人中的12名(12%)改为进食大型生物相性食物(主要是棕米以及蔬菜加上少量的鱼和家禽肉),在一年后仍然生存。23

 

最后的评论

 

我们输掉了这场抗癌战争的真正原因是在于错误的思想。正如我们是疾病的一部分一样,我们是有形和无形统一的实体,必须成为治疗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接受经证明有效而且对正常组织伤害很少的合理的癌症治疗,同时,我们应该鼓励恢复性疗法如营养疗法和抑制性常规癌症干预的互相配合。—营养科学消息(NSN

作者简介:帕特里克·奎林(Patrick Quillin, Ph.D., R.D., C.N.S.,是用营养治疗的美国癌症治疗中心的副主席(CTCA)。美国癌症治疗中心在全国有6个治疗中心,提供包括抑制性医学治疗以及积极的营养治疗的综合治疗。他是畅销书康复性营养素以及用营养素击退癌症(Healing Nutrients and Beating Cancer With Nutrition)的作者。有关CTCA的更多信息, call 1-800-FOR-HELP or contact his web site at www.4nutrition.com.

 

 

 

Patrick Quillin, Ph.D., R.D., C.N.S., is vice president of nutrition for Cancer Treatment Centers of America (CTCA), six centers providing comprehensive cancer treatment that includes restrained medical and aggressive nutrition therapy. He is author of the best-sellers, Healing Nutrients and Beating Cancer With Nutrition.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CTCA, call 1-800-FOR-HELP or contact his web site at www.4nutrition.com.

 

参考书目

 

1. Ingram, B. Medical Tribune, 33: 4, 13, Feb. 1992.

2. Grant, J.P. Nutrition, 6 (supp): 6S-7S, 1990.

3. Dewys, W.D., et al. Amer J Med, 69: 491-5, Oct. 1980.

4. Wilmore, D.W. N Engl J Med, 325(10): 695-702, 1991.

5. Jaakkola, K., Am J Clin Nut, 54: 12985, 1991.

6. Wang, Y.M., et al. Cancer Res, 40: 1022, April 1980.

7. Shklar, G., et al. J Nat Can Inst, 18: 5, 987, 1987.

8. Taper, H.S., et al. Int J Cancer, 40: 575, 1987.

9. Pieters, R., et al. Jpn J Cancer Res., 82: 1051, Sept. 1991.

10. Okunieff, P. Am J Clin Nutr, 54: 1281S, 1991.

11. Jaakkola, K., et al. Anticancer Res. 12: 599-606, 1992.

12. Bendich, A, Chandra, R.K., eds. Micronutrients and Immune Function: 587. New York,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 1990.

13. Rothkopf, M. Nutrition, supp, 6 (4): 14-16S, 1990.

14. Horrobin, D.F., Med Hypo, 6:4:14-165, 1990.

15. Hoehn, S.K. Nutr Ca, 1: 27-31, 1979.

16. Meydani, S.N., et al. Am J clin Nutr, 52: 557-63, 1990.

17. Enstrom, J.E., et al. Epidem, 3 (3): 194-6, 1992.

18.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Recommended Dietary Allowances: 20,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Washington, D.C., 1989.

19. Weisburger, J.H. Am J Clin Nutr, 53: 226-228S, 1991.

20. Lamm, D.L., et al. J Urol, 151: 21-26, 1994.

21. Hoffer, A. & Pauling, L. J Orthomolecular Med, 5(3): 143-154, 1990.

22. Foster, H.D. Int J Biosoc Res, 10(1): 17-20, 1988.

23. Carter, J.P. J Amer Coll Nutr, 12(3): 209-215, 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