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生素C的独特功能

(A Unique Function For Ascorbate)

Medical Hypotheses; May 1991, 35:32-37

作者:Dr Robert F. Cathcart M.D,

来源: WWW.ORTHOMED.COM

翻译:蓝松龄

 

摘要:

维生素C是的一种还原性物质,一个电子供给者。当维生素C供出它的二个高能电子以清除自由基,大多剩余的脱氢抗坏血酸(DHA)被再还原为维生素C,因此,重复被身体利用。传统智慧是正确的,因为其可反复被利用,只需少量的维生素C即可完成此项功能。其漏洞是,非酶类自由基清除的限制性部分是由NADH提供,以再还原维生素C和其他自由基清除剂的高能电子的有限速度。患病时,自由基形成的速度比获得高能电子的速度快。每24小时1~10克的剂量只起有限的作用。然而,当使用大剂量维生素C,如24小时30~200克或更多,这些剂量直接提供足够电子以清除几乎任何炎症的自由基。另外,在高浓度水平,维生素C还原NADPH,因此,能提供足够高能电子以还原巨噬细胞发挥吞噬功能时产生的分子氧。在这些功能里,抗坏血酸部分大多数浪费掉,但足够的高能电子得以大量提供。

 

定义和条件 

在本文里,这个词,维生素C,将特指C6H8O6这种作为一种维生素和电子供给者而少量使用的物质。抗坏血酸(AA)这个词,是指同一种物质,但是指因为其高能电子而被大量使用时的物质。本文并无意对氧化-还原反应,自由基清除,电子输送链或者氧化-磷酸化等作彻底的评论。读者请参考相关课题精妙的专著(, , , , )。许多生物化学过程被刻意简化。一些中间步骤略过了。某些概括已被总结出,以便一个纯粹但俯视性的观点能被非生物化学家理解的术语描述。这个俯视性的观点就是大剂量的抗坏血酸可能实际上是在自由基清除过程使用的高能电子的来源,而并非只是导致自由基清除的电子输送链中反复被使用的电子携带者。

 

介绍:

几个医生已发现大剂量抗坏血酸对治疗种类很广的疾病有效。对那些使用此剂量抗坏血酸的医生来说,很明显,这里必定有某些明显不同于一个单纯的维生素可预期的生理和药理作用。

然而,大多数医生对这些治疗仍然持批评的态度,并坚持认为抗坏血酸的用处只是作为一种维生素C。许多人已认识到维生素C的一个功能是作为一种自由基清除剂。在此功能里,维生素C供出高能电子以中和自由基,并在此过程中变成脱氢抗坏血酸(Dehydroascorbate DHA),DHA或者被进一步代谢,释放更多电子,或者再还原变回维生素C,被身体反复利用。这种维生素的再生和重复使用,已经令人产生这种观念,不需要服用太多就可完成此功能。其他酶类自由基清除剂如谷胱苷肽和维生素E,发挥类似作用。服用营养素的目的通常是补充不可避免地失去的少部分的自由基清除剂。

很多使用大剂量抗坏血酸的最初研究由Klenner完成。他发现大多数病毒性疾病可用静脉注射大至每24小时200克甚至更多的抗坏血酸钠治愈。Irwin Stone指出抗坏血酸在许多疾病治疗的前景;人类合成抗坏血酸的无能以及由其导致的状况—抗坏血酸缺乏症(hypoascorbemia)。Linus Pauling对有关维生素C的著作,尤其是维生素C在预防和治疗普通感冒和流行性感冒的有用性方面进行了评述。Ewan CameronLinus Pauling一起描述了抗坏血酸在癌症治疗的有用性。

1970年,我注意到抗坏血酸的肠耐受极限量因患病而增加。在1984年,我指出:根据我过去14年治疗11000例病人的临床经验,我的一致观察结果是,一个耐受抗坏血酸的病人,把抗坏血酸溶于水中口服,其不引起腹泻而耐受抗坏血酸的极限量,和其病变的“毒性”程度呈正相关的关系。一个正常时每24小时耐受10~15克抗坏血酸的病人,如患一般感冒,可耐受30~60克;患严重感冒,可耐受100克;患流行性感冒,可耐受150克;患单核细胞增多症或病毒性肺炎,可耐受200克或更多。这些疾病的临床症状和以前描述的其他病变,在达到肠耐受极限量水平(几乎,但未必导致腹泻的量),才会显著改善。”

这种达到高剂量阀值时症状的改善,结合抗坏血酸作为一种还原物质的知识,提示,这种有益效果只在:当氧化还原配对,抗坏血酸/脱氢抗坏血酸(AA/DHA),在病变组织变为还原态才会取得。其氧化还原电位由物质的浓度的对数以及某些常数决定是氧化还原反应的特征之一。对数效应可解释这种剂量起点。病变组织的氧化还原电位只有当大剂量的抗坏血酸被挤进那些病变组织,足以中和大多数氧化物的时候才突然变成还原。

 

自由基清除

基是那些已经失去一个电子的分子。当一个基逃逸出其正常的位置,它就成为一个自由基。这些自由基十分活跃,会抓取邻近组织的电子。各种炎症,不管是由感染性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过敏、创伤、外科手术、烧伤或毒素所引起均涉及自由基。被自由基损伤的细胞会溢出,自由基进入邻近细胞,损伤这些细胞并产生更多自由基,等等。机体必须以自由基清除剂限制这些自由基串联反应。 

一些自由基会同时衰变,其他被自由基清除剂如超级过氧化物化酶和催化酶破坏。这些酶类自由基清除剂在破坏自由基的同时,如果没有另外的电子,亦同时中和它们自己。其余的自由基必须由非酶类自由基清除剂携带的高能电子破坏,逃过上述机制的自由基会引起症状和伤害。 

记住下列事实是有帮助的,技术上,是高能电子清除自由基,而不是自由基清除剂。自由基清除剂携带进行清除自由基的高能电子。

 

高能电子-限制性因素

中和自由基的电子的能量,和地球上被生物利用的所有能量一样,终究来自太阳。植物通过光合作用把这种能量以淀粉、脂肪、蛋白质形式储存,后者则被动物吃掉。在动物代谢这些物质时,这些能量,常常,但不一定是,和氢有关,以高能电子形式,从一个分子传递给另一分子。和高能电子结合在一起,这样一个氢可称为氢化物阴离子。

当葡萄糖被代谢时,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被还原成NADH(大写H强调包含的高能电子)。氢离子中的高能电子被加到NAD+中。

最重要但基本上未被认识的事实是:NAD+可以还原为NADH受限于来源自碳水化合物、脂肪、或蛋白质的代谢产生的带高能电子的氢化物阴离子的加入速度。因此,NADH的产生不是无代价的。另外,它携带的能量必须由几个其他非常重要的功能分享。绝大多数用在制造作为各种组织能量来源之一的ATP的氧化磷酸化过程。 

当吞噬细胞吞噬抗原进入其空泡内,NADPH(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磷酸,还原型)提供吞噬细胞需要制造杀死各种病原的氧化物(基)的高能电子。这种制造必须的氧化物的过程叫吞噬。令人困惑的是,最活跃的氧化物,超级氧(O2+),是在吞噬过程中通过NADPH还原分子氧(O2)而合成。NADP+在磷酸己糖旁路中再还原成NADPH。葡萄糖是因其高能电子而被代谢。这个过程亦有速度限制,而且,葡萄糖来自碳水化合物,脂肪和蛋白质的代谢。因此,NADHNADPH有共同的能量来源,而且,只可在有限速度内合成。

剩余的NAD(P)H可被机体用于再生可保护机体免受自由基侵袭的自由基清除剂。由于NAD(P)H被用于上述各个过程,它释放其氢化物阴离子以及携带的其高能电子,然后再成为 NAD(P)+.。当获得这些氢化物阴离子的有限速度被自由基形成的速度超过,由自由基引起的症状和损害就会发生。.

 

吞噬被自由基积聚限制

由于这些高能电子在吞噬细胞被消耗掉,这些吞噬细胞不能在其空泡内产生更多的氧化物以杀死病原体。一些先前产生的氧化物从空泡漏进入细胞浆,因此,变为自由基。由于高能电子的耗竭,非酶类自由基清除剂不能被再还原。自由基损害吞噬细胞,并干扰其吞噬作用。这样,吞噬细胞受困于自己的氧化物中。

 

还原型的谷胱苷

为了理解大剂量抗坏血酸的不同寻常的功能,让我们沿着一条重要的路径,在这里,额外的电子释放至自由基,并中和自由基。氢化物的阴离子的高能电子也是以这种方式作用。一些可能是限制性因素的营养素将会在此过程中逐一被提到。 

NADPH还原氧化型的FAD+(黄素腺嘌呤二核苷酸)为还原型的FADH2,而自身再转变为NADP)。FADH2还原氧化型谷胱苷肽(GSSG)为还原型谷胱苷肽(GSH)。部分NADPH来自维生素B3,而部分FADPH来自维生素B2。 

还原型的谷胱苷肽的高能电子能直接还原自由基,但,同时,某些亦可还原脱氢抗坏血酸为抗坏血酸。在这过程中,GSH被氧化为GSSG。两个氢离子被加到脱氢抗坏血酸分子中,令其还原为抗坏血酸(谷胱苷肽过氧化物酶和其辅酶,硒,催化这些反应)。抗坏血酸(C6H8O6C6H6O6H2,大写H2是二个强调带高能电子的氢)和脱氢抗坏血酸不同,前者在其分子结构中有二个额外的带高能电子的氢,可以借出以还原自由基。

抗坏血酸,C6H6O6H2,的高能电子,能直接清除自由基。但一些可还原生育(一种氧化型的维生素E)为生育(维生素E),一些高能电子被运送至生育,因而清除自由基。 

我要强调的重点是,这些带高能电子的氢化物阴离子的还原型变为缺少氢化物的氧化型的自由基清除剂的循环。虽然有少量损失,大部分自由基清除剂可再还原和被反复利用。这种反复利用时只有少数损失的特性是其在有足够氢离子的情况下,只需服用少量就可发挥其携带电子的功能至其潜能的最大限度的原因。

在一个营养良好的人中,上述反应中的限制性因素是,带这种高能电子的氢离子的获得的速度的有限性。身体为此目的而合成的NADPH只能以有限的速度进行。当清除自由基的需要超过此速度时,那么,症状、损害和衰老便会出现。 加更多的维生素和其他营养素,即使是那些作为自由基清除剂的,如著名的维生素C、维生素E、维生素A(特别是胡萝卜素),胱氨酸、硒等,在正常情况下,亦不能提供多少帮助。当一个人在患病时,所有这些自由基清除剂在一个小时内循环利用多次。NADP)持续再还原这些自由基清除剂,以便它们能被反复利用。服用少量营养性自由基清除剂只能保证不会出现限制上述的自由基清除剂的电子输送链的危急缺乏症。这个系统的自由基清除能力仍有一个正常的限制。

 

让抗坏血酸来挽救

。。。除非。。。抗坏血酸,C6H6O6H2,用作电子的来源,而不仅作为一个电子携带者,才能改变所有上述情况。大剂量使用的C6H6O6H2代替有限的NADPH2只因为携带的电子而被利用。这样使用时,C6H6O6H2C6H6O6部分被甩掉了,C6H6O6H2只因其携带的电子而被使用。30~200克或更多的C6H6O6H2提供丰富的高能电子以再还原NADP+FAD+GSSG、生育等为它们的还原型物质。

Lewin 指出,虽然正常浓度的C6H606H2/C6H6O6氧化还原配对通常被GSH还原,当C6H6O6H2处于高浓度时,它会把GSSG还原为GSH。此配对正常时的反应方向被逆转,同时,C6H6O6H2提供高能电子以还原GSSG

如果有比抗坏血酸钠,静脉注射或肌肉注射,或抗坏血酸,口服,更廉价,更容易被身体耐受,以及产生更少恶心厌恶感的物质,我会使用它。目前为止,C6H6O6H2(抗坏血酸)和NAC6H6O6H(抗坏血酸钠)是首选的高能电子来源,是最重要的自由基清除剂。 

脱氢抗坏血酸,C6H6O6C6H6O6H2的一部分,在上述使用过程中被快速从尿液中排泄或被身体理进一步代谢,虽然其代谢过程尚未完全清楚,并涉及某些不确定性,目前已经知道,某些脱氢抗坏血酸的降解产物提供甚至更多的高能电子。

切记,是高能电子清除自由基。任何人都可看到,有抗坏血酸合成能力的动物,其体内有比人高得多的电子携带者,因而不会患白血病。然而,其高能电子的来源终究和人的一样。抗坏血酸合成动物仍然必须利用葡萄糖,通过各种代谢步聚合成抗坏血酸和高能电子。这过程是受速度限制的。比较人类和狗制造抗坏血酸的能力就如比较人类驾驶协和飞机的飞行能力和蜂鸟的飞行能力。人类可以在其化工厂里制造巨大量的抗坏血酸,C6H6O6H2,人类只需适当地使用它。除非某人只满足于达到动物的健康水平,否则,抗坏血酸在涉及自由基的疾病的使用价值和动物合成或消耗抗坏血酸的数量无任何可比性。我们只是以非自然的方式使用自然的物质以取得这些效果。在这里,不是抗坏血酸,而是其高能电子,才是最重要的。

我正描述的机理是由C6H6O6H2携带的高能电子的药理作用。这种作用超越了不同物种的正常能力,可以改善或控制涉及自由基的疾病。当恰当使用大剂量的抗坏血酸,任何涉及自由基的病变过程都可以被抗坏血酸携带的高能电子改善。确实地存在着,某些涉及输送携带大剂量的电子以清除一些严重毒性疾病的过量自由基的大剂量抗坏血酸的逻辑问题,但使用大剂量抗坏血酸取得的效果是惊人的。

 

高能电子的快速利用

计算一个正常健康的人(每天摄入100毫克)体内抗坏血酸的储量大概是2~3克,而其更新的半衰期大约是20天。当一个正常时,24小时可摄入15克而不产生腹泻的人,如患单核细胞增多症,可在24小时内摄入200克或更多的抗坏血酸,任何人都会获得所涉及额外电子的数目的粗略结果。如果,185克(200-15)被额外利用,不管其电子的多少,以3克除185克,代表:如果抗坏血酸是电子的唯一携带者(实际上不是),那么,大约每23分钟有3克的抗坏血酸被还原。有很多事实,如其他自由基清除剂携带的高能电子,说明,这些数量几乎是无价值的。另外,它令人想到,当一个人严重患病时,几分钟到几小时需要再还原的所有自由基的数量。这强调了使用每日推荐摄入量(RDA)的自由基清除剂以提供足够高能电子的无用性。

一个简单的比拟

假设:你在乡村有一栋房子,离房子300码有一口水井。在水井和房子之间有二道高围墙。你的房子失火,而邻居提水桶来灭火。一部分人在水井和第一道墙之间排成一道水桶桥,透过第一道墙的小洞传入同样排列的第二道桥,依次传入第三道桥,并把水泼向大火。

不幸,大火不受控制。其实是不可能以足够的速度从水井泵水以扑灭大火的。来更多的邻居亦无用,因为已有足够的人排成三座水桶桥。几对夫妇从他们家里直接提水到来,但亦帮助不大。

然后,消防车到来并以灭火喉从消防车抽水把火扑灭。消防车并不依靠水井的水。这里,我们把比拟延伸一点,但要想象,有无数以抗坏血酸涂在桶边的微少的小桶,载满水从灭火射向大火,那些小桶被消耗了,他们唯一的功能是装载水。

 

小结

自由基清除是一个动态的过程。饮食中的自由基清除剂,包括维生素C,并非旨在提供大量的高能电子,足够平衡自由基产生的速度。膳食性自由基清除剂的目的是补充偶然失去的自由基清除剂。如果在其进一步被降解前被还原,还原自由基的过程不会破坏自由基清除剂。自由基清除剂是媒介物。是其他代谢过程提供高能电子,利用这些高能电子,自由基清除剂才能清除自由基。

如果自由基形成的速度变得过快,当其超过被还原的速度时,就会引起各种症状。自由基的还原,部分是自动的,部分是酶类的,剩余的必须由非酶类自由基清除剂携带的高能电子还原。

抗坏血酸在巨大剂量时可发挥不同寻常的作用。当每24小时使用30~200克或更多时,服用量的抗坏血酸携带的高能电子显著而决定性地帮助起还原作用的高能电子。这时,抗坏血酸并不是用作被NADPH还原和再利用的维生素C,它因其携带的高能电子而被使用。

在高浓度时,抗坏血酸还原NADPH和提供足够还原吞噬细胞吞噬活动所需的分子氧的高能电子。在这些功能里,抗坏血酸部分,大多被浪费了,但其提供了大量高能电子。

减少人类被自由基引起的疾病如:感染性疾病、自身免疫疾病、过敏、创伤、烧伤、外科手术、中毒和某种程度的衰老的折磨的机会是巨大的。原因是这些自由基可被抗坏血酸携带的高能电子所中和。

 

参考书目

Dr. Cathcart Bibliography

1. Levine SA, Kidd PM. Antioxidant Biochemical Adaptation.

Biocurrents Research Corporation, San Francisco, (in press), 1984.

 

2. Pauling L, Pauling P. Chemistry. W.H. Freeman and Company,

S.F., 1975.

3. Stryer L. Biochemistry. 3rd. ed. W.H. Freeman and Company,

N.Y., 1988.

4. Alberts B, Bray D, Lewis J, Raff M, Roberts K, Watson JD.

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Cell. 2nd. ed. Garland Publishing, Inc.,

1989.

5. Newsholme EA, Leech AR. Biochemistry for the Medical Sciences.

John Wiley & Sons, N.Y., 1983.

6. Klenner FR. Virus pneumonia and its treatment with vitamin C.

J. South. Med. and Surg., 110:60-63, 1948.

7. Klenner FR. The treatment of poliomyelitis and other viral

diseases with vitamin C. J. South. Med. and Surg., 111:210-214

1949.

8. Klenner FR. Observations on the dose and administration of

ascorbic acid when employed beyond the range of a vitamin in human

pathology. J. App. Nutr., 23:61-88, 1971.

9. Klenner FR. Significance of high daily intake of ascorbic acid

in preventive medicine. J. Int. Acad. Prev. Med., 1:45-49, 1974.

10. Stone I. Studies of a mammalian enzyme system for producing

evolutionary evidence on man. Am. J. Phys. Anthro., 23:83-86,

1965.

11. Stone I. Hypoascorbemia: The genetic disease causing the

human requirement for exogenous ascorbic acid. Perspectives in

Biology and Medicine, 10:133-134, 1966.

12. Stone I. The Healing Factor: Vitamin C Against Disease.

Grosset and Dunlap, New York, 1972.

13. Pauling L. Vitamin C and the Common Cold. W.H. Freeman and

Company, San Francisco, 1970.

14. Pauling L. Vitamin C, the Common Cold, and the Flu. W.H.

Freeman and Company, San Francisco, 1976.

15. Pauling L. How to Live Longer and Feel Better W. H. Freeman

and Company, New York, 1986.

16. Cameron E. and Pauling L. Supplemental ascorbate in the

supportive treatment of cancer: Prolongation of survival times in

terminal human cancer. Proc. Natl. Acad. Sci. USA, 73:3685-3689,

1976.

17. Cameron E. and Pauling L. The orthomolecular treatment of

cancer: Reevaluation of prolongation of survival times in terminal

human cancer. Proc. Natl. Acad. Sci. USA, 75:4538-4542, 1978.

18. Cameron E. and Pauling L. Cancer and Vitamin C. The Linus

Pauling Institute for Science and Medicine, Menlo Park, 1979.

19. Cathcart RF. Vitamin C: the nontoxic, nonrate-limited,

antioxidant free radical scavenger. Medical Hypotheses, 18:61-

77, 1985.

20. Cathcart RF. Clinical trial of vitamin C. Letter to the

Editor, Medical Tribune, June 25, 1975.

21. Cathcart RF. The method of determining proper doses of

vitamin C for the treatment of diseases by titrating to bowel

tolerance. The Australian Nurses Journal 9(4):9-13, Mar 1980.

22. Cathcart RF. The method of determining proper doses of

vitamin C for the treatment of disease by titrating to bowel

tolerance. J Orthomolecular Psychiatry 10:125-132, 1981.

 

23. Cathcart RF. Vitamin C: titrating to bowel tolerance,

anascorbemia, and acute induced scurvy.

Medical Hypotheses, 7:1359-1376, 1981.

24. Cathcart RF. C-vitaminbehandling till tarmintolerans vid

infektioner och allergi. Biologisk Medicin 3:6-8, 1983.

25. Cathcart RF. Vitamin C: titrating to bowel tolerance, an-

ascorbemia, and acute induced scurvy.

Let's Live (Japan) 16:9, Nov 1983.

 

26. Cathcart RF. Vitamin C: the nontoxic, nonrate-limited,

antioxidant free radical scavenger.

Medical Hypotheses, 18:61-77, 1985.

27. Lewin S. Vitamin C: Its Molecular Biology and Medical

Potential. Academic Press, 1976.

28. Baker EM, Saari JC, and Tolbert BM. Ascorbic acid metabolism

in man. Am J Clin Nutr, 19,371-8, 1966.

29. Food and Nutrition Board. Recommended Dietary Allowances.

Ninth Revised Edition, 1979.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