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生素C 滴定到肠耐受极限

Vitamin C, Titrating to Tolerance

作者:Robert F. Cathcart, M.D.

来源:www.orthomed.com

翻译:蓝山

 

医学假说 71359-1361981

维生素C滴定到肠耐受极限 抗坏血酸不足和急性诱发性坏血病

VITAMIN C, TITRATING TO BOWEL TOLERANCE, ANASCORBEMIA, AND ACUTE INDUCED SCURVY

 

摘要:

一种利用维生素C(抗坏血酸)数量至刚出现腹泻前的方法已被描述。一个病人耐受抗坏血酸的数量随其疾病压力或毒性的程度而上升。肠耐受极限量的抗坏血酸减轻许多疾病的急性症状。而比此小的用量通常对急性症状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善效果。但可以帮助身体对抗压力,同时可以减轻疾病的发病率。然而,如果不满足机体对这种营养素的要求,开始是疾病涉及的局部组织,之后血液,然后全身的维生素都会耗竭(抗坏血酸缺乏症和急性诱发性坏血病),病人依赖抗坏血酸的代谢有出现合并症的危险。

 

介绍:

过去世10年,我用大剂量维生素C治疗的病人超过9000人。足量使用时,这种物质可显著改变许多疾病的进程。任何疾病的压力状态均增加维生素C的利用。除非补充大量维生素C,任何压力均令维生素C通过尿液的排出显著下降。然而,一个更方便和更具临床应用价值的判断维生素C需求和利用率的方法是肠耐受极限量。病人在患病时,肠耐受抗坏血酸而不会产生腹泻的量有时是平时的10倍。这种增加的肠耐受量现象不仅表示应服用维生素C的量,而且提示身体在受到压力时,对维生素C不容置疑和惊人幅度的潜在利用。

如果身体对存量很少的维生素C的大量需求得不到满足,维生素C缺乏症的状况便会产生。抗坏血酸缺乏始于疾病涉及的组织,然后蔓延其它组织。一种由局部延及全身的急性坏血病状况出现。这种急性坏血病导致愈合不良,最后涉及身体的其它系统。 

很多大剂量维生素C的研究是始于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ReidsvilleFred R. Klenner医学博士(6789)。Klenner发现病毒性疾病可由静脉注射大至每24小时200克抗坏血酸钠治愈。Irwin Stone101112) 指出维生素C在许多疾病治疗的前景,人类不能合成维生素C及其后果—抗坏血酸缺乏症(hypoascorbemia.)。Linus Pauling1314)评述了有关维生素C的报告,是令公众和医学界知道其医疗应用的倡导者。Ewan CameronPauling151617)一起展示了其对癌症治疗的应用。

 

肠耐受极限方法 

1970年,我发现,病人病情越严重,其耐受的口服抗坏血酸而不会产生腹泻的量越大。正常情况下,至少80%的成年人每24小时可耐受10~15克抗坏血酸粉末,分4次放于半杯水中口服而不会产生腹泻。惊人的发现是,耐受抗坏血酸的所有病人,在患病或受压力时,可以口服更大量的抗坏血酸而不会产生腹泻。这种增加的肠耐受量和疾病的毒性呈某种比例关系。肠耐受量亦随压力(焦虑、运动、热、冷等)而增加。毫无疑问地,增加口服次数会令肠耐受量增加约50%。但有时肠耐受200克以上则完全是意外之事。耐受者滴定其量至大多数症状改善而没有产生腹泻的表示量如下:

 

:常见的肠耐受量

 

病况:          24小时维生素C量(克)   24小时服用次数

正常              4~15克               4~6

普通感冒          30-60                6~10

严重感冒          60~100               8~15

流行性感冒        100~150              8~20

ECHOcoxsackievirus 100~150           8~20

单核细胞增多症    150~200            12~25

病毒性肺炎        100~200            12~25

枯草热、哮喘       10~50                4~8

环境和食物过敏     0.5~50              4~8

烧伤、外伤、手术    25~150             6~20

运动、轻度压力     15~25               4~6

关节强直性脊椎炎   15~100              4~15

癌症              15~100              4~15

REITERS 综合征  15~40               4~10

急性前葡萄膜炎     30~100              4~15

风湿关节炎         15~100               4~15

细菌感染           30~200            10~15

感染性肝炎         30~100               6~15

念珠感染          15~200              6~25

 

 

:治疗很耐受抗坏血酸的病人的疾病的急性症状的表示剂量

24小时口服抗坏血酸的克数

1)注译:疾病症状曲线提示,抗坏血酸对其影响很小,直至达到肠耐受极限量的80~90%,也许,只有接近肠耐受极限量时,抗坏血酸才能被挤进疾病的原发病灶。2)一些病例中,症状的改善可能不是全部,但是很明显的;同时改善通常是完全和快速的。3)肝炎可能需要30~100克。

 

滴定至肠耐受极限

可期待的症状的最大限度的改善所需抗坏血酸的量是仅少于产生腹泻前一刻的量。医生不应试图调节每次服用的量及时间,因为最合理有效的份量通常每次都不一样。应指导病人确定每次用量的基本原则。同时给他们合理的基础用量和服用时间。我已把这种病人确定最合理份量的过程叫:“滴定至肠耐受极限”。病人尽量滴定至开始感觉好转同时不一定引起腹泻。

有趣的是,当推测引起腹泻的原因时,我们知道,在给予静脉注射高渗的抗坏血酸钠的同时,口服抗坏血酸的肠耐受极限量是增加的。

 

100克的感冒 

当一个人在病态时,他可吸收的维生素C而不引起腹泻的量和其病情的严重程度或疾病毒性程度有一定程度正比关系。一个严重的感冒,24小时可让病人耐受100克维生素C,我称它为100克的感冒。

 

个体反应

正分子医学的一个最重要原则是生物化学个性。每个人对物质都有不同的反应,维生素C亦不例外。然而,至少80%的人耐受维生素C很好。不容置疑,在我的行医中,有少数老人、婴儿和青少年,很好地耐受维生素C,按单位体重计算,口服的量比成人还大。老人的耐受量较少,比普通人出现恶心的比例要高。对多种食物过敏的病人可能更容易产生厌恶,但应努力服用,因为通常会获得益处。

过去几年,当我用抗坏血酸治疗只是恶心的病人时,我不能确定对维持量产生厌恶的病人的比例。恶心的病人对抗坏血酸的耐受程度是如此之高,以致阻止了他们诉说不适,而当他们正常时,很有可能会这样说。当抗坏血酸配给一个恶心的病人时,其益处足以令病人很少抱怨胀气和腹泻。患病时,过量不会持续长时间,因为其高速的利用率。

医生掌握治疗这大部分耐受者的治疗原则是重要的。病人通常服用低于所需的量,需要医生的指引提高用量至有效水平。少数病人,尤其是不能耐受口服的病人,在我的经验中,能接受抗坏血酸静脉注射治疗。另外,病情严重者也需要静脉注射治疗,如果大剂量维持量需要维持一段时间以足以控制症状的话。

 

抗坏血酸缺乏症—急性诱发坏血病

现已反复证明,一些症状和体内几乎完全缺乏维生素C有关。坏血病的症状包括:倦怠、不适、牙龈出血、丢牙、鼻血,青肿、身体任何部分的出血、易感染、伤口愈合不良、关节退化、骨质脆化和疼痛、死亡等。现在认为这类症状只在饮食中缺乏维生素C的情况下发生。然而,类似的情况也在下列情况下产生:

营养很好的人的体内通常储存的维生素C仅略多于5 克。不幸的是,多数的人体内的维生素C存量远少于此数。依赖于维生素C的代谢过程的衰竭的问题随时会出现。这种情况称为慢性亚临床坏血病(12)。

如果一种疾病的毒性足以需要病人口服100克的维生素C,试想,疾病对体内可能只有5克维生素C会变得什么样?一种急性诱发性坏血病状态便快速形成。一些增强代谢所需的维生素C无疑出现在基本上不涉及疾病的机体组织,一些功能可以解释其原因,例如,肾上腺产生更多的肾上腺素和可的松;免疫系统产生更多的抗体、干扰素(1920)和其他物质以对抗感染。巨噬细胞随着其活动的增多而利用更多的抗坏血酸;随着其他内分泌活动的增加,c-AMPc-AMP的合成和保护(21),等等。同时,因为受感染组织代谢率的增加,局部必然大量地抽取抗坏血酸。病原体本身释放被抗坏血酸中和的毒素,但在此过程中,毒素亦破坏抗坏血酸。在鼻喉,咽鼓管,和支气管等被100克感冒所影响的抗坏血酸水平,一定很低。由于急性诱发坏血病在局部产生,不难理解,愈合会推迟,例如:慢性鼻炎,中耳炎,支气管炎等并发症等会产生。

我曾假设,所需抗坏血酸多数用于直接中和病毒和细菌性疾病的毒素,患病时,在接近肠耐受极限量时,病人有一种内在的感觉,就是这种中和毒素的事情正在进行。最近,当我突然发生对玖过敏的枯草热时,我有在一个半小时内口服48克(1)抗坏血酸的个人经历。一旦离开玖, 肠耐受极限快速下降至正常水平,这种经历加上我处理许多有情绪压力病人的经历,显示如果有足够原料,肾上腺可利用大量抗坏血酸产生益处。

这种从各种可能的来源对抗坏血酸的耗竭,会降低血中抗坏血酸浓度到一个几乎测不到的水平。这种情况,我已把它起名为抗坏血酸缺乏症(ANASCORBEMIA, 如果这种抗坏血酸缺乏症不迅速矫正(通过口服肠耐受极限量或静脉注射抗坏血酸),身体的其余部分会迅速耗竭抗坏血酸,随时会产生依赖维生素C的代谢过程的失调。

下列问题会由于抗坏血酸的严重耗竭而增加发生率,如继发感染的免疫系统失调;风湿性关节炎,单纯疱疹等慢性感染和其他胶原疾病;对药物、食物和其他物质的过敏反应;Guillain-Bane`s Reye`s综合征、风湿热、猩红热等急性感染的后遗症;血液凝固机制失调性疾病如:出血、心脏病突发、中风、痔疮、和其他血栓形成;由于肾上腺皮质功能低下而不能恰当应付压力情况如:静脉炎、其他炎症性失调、哮喘和其他过敏;胶原形成失调的问题如:皱纹、伤口、愈合受阻、瘢痕过度生长、静脉曲张、疝气;软骨磨损,椎间盘退化;神经系统功能不良,如不适、疼痛忍耐下降;易抽筋、甚至精神失常和痴呆;免疫系统功能抑制和致癌物不能被解毒等。注意,我不是说抗坏血酸耗竭是这些失调的唯一的原因,但我强调这些系统失调肯定容易患这些疾病,同时,这些系统依赖抗坏血酸去维持其正常的功能。

这种和感染或压力有关的并发症可以由于抗坏血酸的耗竭而产生,不仅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而且,成千上万的以口服肠耐受极限量或静脉注射抗坏血酸治疗的病人,其预期会出现的并发症显著地减少。这些问题的显著减少的事实亦被如Klenner (8, 9) Kalokerinos (22)等使用抗坏血酸的医生亲历。

 

消失了的紧张激素 

Stone (11)描述了高等灵长类动物丧失了合成抗坏血酸的能力的遗传缺陷。这种缺陷是由于一种控制肝酶—L-古洛糖酸内酯氧化酶合成的(已发生突变的缺陷)基因所引起。高等哺乳动物(除了高级灵长类)形成了一种在受外界影响和内在压力时增加抗坏血酸合成的反馈机制。(23

有许多经反复验证的维生素C功能帮助人体应对压力。当承受压力时,高级哺乳动物通过这种反馈机制增强这些功能。对于更高级的动物,包括人,维生素C等于消失了的紧张激素。

我有强有力的临床证据,就是:压力时,对抗坏血酸的耐受极限量不仅增加,而且,完全满意的是,这种增加的肠胃耐受极限量显著减少了受到压力和原发病后的继发感染和并发症,自1970,由于指引病人测定肠耐受极限量的合理方法,如果病人利用这种方法,我从没有必要地把任何一个患急性病毒性疾病或其并发症的病人转往住院治疗。在某些病例,如三个患病毒性肺炎的病例,有必要利用静脉注射抗坏血酸进行治疗。无疑,我一直幸运,因为没有一个病人求医时需立即送往住院治疗的严重程度。有许多病人,毫无疑问;他们会在很短时间内需要住院治疗,如果不是给予抗坏血酸处理的话。一些人并无口服肠耐受极限的量,但服用了明显大的量,不能显著控制急性症状,但无疑会避免并发症的发生。

 

单核细胞增多症

单核细胞增多症是一个好的例子。因为用抗坏血酸与否,其病程有明显的区别。并且,可以取得实验诊断证明正在治疗的是单核细胞增多症。在这项研究的早期,有一个98磅,患严重单核细胞增多症的librarian姑娘,宣称每2小时服用2汤匙,2天内食掉了一磅的抗坏血酸。她在3~4日内几乎痊愈,虽然她仍要每天服20~30克抗坏血酸,持续二个月。

许多病例并不需要服用维持量超过2~3星期。需要持续的时间由病人感觉。我有一个执行滑雪巡逻的病人在一周内返回工作。他们被要求在滑雪时携带装有抗坏血酸溶液的腰包。抗坏血酸令病状几乎完全隐藏,虽然其原发感染尚未完全清除。淋巴结和脾脏很快恢复正常,而严重的不适感在数天内明显减轻。强调的是,肠耐受极限量必须维持,直至病人感觉他已完全康复。否则,症状会反跳。

 

肝炎

急性感染性肝炎效果极好。病例包括二个外科整形医生,可能在手术时穿破双手,而感染了病人的血液。用抗坏血酸治疗,实验室检查SGPTSGDT 和胆红素数据迅速好转。其中一个医生病人,以及其主治医生,很难相信是抗坏血酸作用的结果,因此,中断了抗坏血酸治疗。这病人的状况迅速恶化,病者的妻子决定少量分次给予抗坏血酸,结果病人的病况迅速好转,实验室检查结果恢复至正常。

通常,口服至肠耐受极限量会快速逆转病情。大便颜色在二天内恢复正常。黄疸通常需6天才消退。但病人4~5天内就会觉得几乎痊愈了。由于病变产生腹泻,病情严重者需静脉注射抗坏血酸,而令人困惑的是,尽管腹泻,通常口服大剂量抗坏血酸,反而令腹泻停止。 

Morishige示范了预防输血性肝炎的有效性(24)。

 

轻微不适

如果大剂量治疗不能持续,症状返的现象是最令人信服的。症状可能会出现和消失许多次。事实上,常常有这样的感觉,就是当使用滴定至肠耐受极限量的方法治疗时,症状常会在下次服药前出现。

通常,一个病人会觉得他可能感染了某些病毒性疾病以至他需要大剂量的抗坏血酸,如果他有服用抗坏血酸的经验,他可能可以控制90%以上的症状。他凭直觉觉得应服用大剂量的抗坏血酸,自我感觉不太好,同时有持续的轻微症状,我称这种状况为轻微不适(UNSICK)。认识这种状况是重要的,因为可以被错误地认为是更为为严重的问题。

 

静脉注射和肌肉注射抗坏血酸

病毒性疾病的症状最容易通过静脉注射抗坏血酸钠而被彻底清除。虽然用肠耐受极限量的方法通常会消除急性病毒性疾病的并发症,有些时候,比如流行性感冒,控制症状的大剂量抗坏血酸通常需持续一周或更长,有时使得静脉注射抗坏血酸变为理想的选择。临床上,大剂量静脉注射抗坏血酸是杀病毒的。

静脉注射和肌肉注射的抗坏血酸钠必须不含防腐剂。通常制备注射液时只含微量的EDTA,以敖合少量的可破坏抗坏血酸的铜和铁。每毫升含250500毫克抗坏血酸钠的溶液可以购得。250毫克浓度的溶液用于儿童肌肉注射,按每公斤体重350毫克可每2小时注射一次。如果要注射的溶液用作肌肉注射体积太大,应用静脉途径。份量不足将会无效。通常,如果孩子开始时拒绝口服,经注射后常会接受,如果让他选择的话。如果说这种说服方式显得残酷,总比出现并发症好。Kalokerinos (22)讲述了处于休克的婴儿通过迅速肌肉注射抗坏血酸钠成功脱险的病例。

用作静脉点滴的溶液,每升含60克抗坏血酸钠。可用每毫升含250500毫克的维生素C溶液,加上RINGER LATATE1/2N1N生理盐水,D5W或蒸馏水稀释,用于静脉点滴。我更喜欢用后者,但要保证不出任何差错以及用纯正水。静脉注射比口服更有效。原因可能是消化的化学过程破坏了一部分抗坏血酸所至。每24小时每公斤体重300~700毫克通常可满足治疗所需。输液速度和总量以确保控制症状,病人不脱水,及输液不太快来确定。输液太快引起的局部静脉疼痛通过减慢输液速度即可缓解。每天应加1克的葡萄糖酸钙以防止手足搐搦。

我从未看过一个病人因静脉注射抗坏血酸而出现静脉炎。静脉炎的罕见或许提示,这种情况有时和抗坏血酸耗竭有某联系。

通常我要求接受抗坏血酸静脉注射治疗的病人同时口服抗坏血酸。而实际上他的肠耐受极限量因同时静脉滴注而提高。上述操作中,警惕和经验都是必要的。因为当静脉滴注结束时,肠耐受极限量急剧下降。

 

细菌感染

抗坏血酸应和抗生素一起使用。抗坏血酸和抗生素起协同作用,并似乎大大地抗大其抗菌谱。我发现口服青霉素钾或肌肉注射青霉素,和肠耐受极量限量同时进行可治疗通常认为需要更先进的安西林治疗的疾病。先锋霉素和抗坏血酸配合治疗葡萄球菌感染。四环素和抗坏血酸配合治疗非特异性尿道炎。然而,反复发作的非特异性尿道炎,发现用维持量的抗坏血酸,可以使症状全部消失。我不肯定四环素是必要的,即使是急性病例,我用它是出于法规上的原因。一些不明病因的病例如二例雷氏综合征(Reiter's disease)以及一例的急性前葡萄膜炎谋划亦对抗坏血酸产生显著的反应。

最重要的一点是,细菌感染的病人常常对抗坏血酸加上一种根据最初的临床印象而选择的基本抗生素发生迅速反应。如果细菌培养后来证实抗生素选择错误,那时病人常常已痊愈。

一个45岁男人,其右手第五掌骨被猫咬伤后变成骨髓炎,曾被建议作部分切除,并作了手术安排,其私人医生亦同意了。病人推迟了手术,并自己签字出院。他接受每天50克抗坏血酸静脉注射治疗,连续二周。感染消退很快。虽然这个病人掌骨远端遭到破坏,感染却没有复发。

这个病例显示,一种对最先进的抗生素治疗无反应的生长缓慢的细菌感染,可能会对静脉注射抗坏血酸的治疗发生迅速反应。

同时使用抗生素加上抗坏血酸治疗有另一优势,就是,如果,意外地,感染是病毒性的,感染将得到控制,而抗生素过敏反应的发生率大大地减少了。

 

维生素C和过敏

当他们了用数次肠耐受极限剂量后,病人看来不会对青霉素发生第一型过敏反应。在千多名接受青霉素治疗的病人当中,仅二个病例出现短暂皮疹,他们是第一次同时服用青霉素和抗坏血酸。如果任何人理解滴定至肠耐受极限量的原因,很显然,这些病人未及“饱和”的程度。我看过三例服用青霉素而无服用抗坏血酸的病人出现荨麻疹,这些病人的症状对口服抗坏血酸发生迅速反应。通常只需一次抗组织胺药,我考虑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情况通常会持续更长。我看过一例迟发型的血清病青霉素反应。皮疹需二周才完全消退。然而,如果抗坏血酸服用量未至肠耐受极限,皮疹会恶化,这个病人维持服用大量抗坏血酸有困难。

过去有青霉素过敏的病人绝对不应给予青霉素治疗。以防抗坏血酸不能保护他们。我怀疑疾病引起的身体内维生素C缺乏可能和免疫系统的功能异常和过敏反应的发生有某种关系。然而,不管抗坏血酸能否给机体对可能引起过敏反应的抗生素起某种保护,当后来的反应可能涉及过敏反应的时候,是一个必须认真处理的问题。肯定地说,抗坏血酸剂量不足可能是灾难性的。

单核细胞增多症的病人,如不用抗坏血酸治疗,对青霉素治疗有很高的过敏反应发生率。有趣的是,这种病是所有疾病中,产生最大肠耐受极限量的疾病。 

正如前面增加肠耐受极限量现象看到的,在应激情况下,会增加抗坏血酸的消耗。如果这种增加的消耗产生赤字,身体的多个系统如依赖抗坏血酸的免疫系统会出现功能异常。因此,对和应激有关的免疫系统和肾上腺的一些功能失常,被抗坏血酸改善是不应感到奇怪的。

大多数病人的枯草热可被控制。在发病的高峰期需要服用至肠耐受极限量,其他情况下,更温和的量就可满足治疗所需。许多病人发现抗坏血酸比脱敏疗法和抗组织胺药及减充血消肿剂满意。治疗需要的剂量和接触抗原的量成正比。

哮喘最常用抗坏血酸的肠耐受极限量缓解。一个常在运动后哮喘发作的儿童常用大剂量抗坏血酸缓解。目前为止,我的所有与病毒性疾病袭击有关的哮喘发作的病人都用此方法改善。

为证明这点,大规模临床研究将是必要的。但现在,谨慎的操作应当是当患病或在应激状态时,大剂量服用抗坏血酸。

这个理论在观察以下现象时就显得有意义:许多人在压力、疾病和营养不良三者结合之后,会出现过敏失调或其他疾病。免疫学家对控制这些过敏问题,尤其是强直性脊椎炎、Reiter's病、急性前葡萄膜炎的异常剧烈的免疫应答反应有浓厚的兴趣。所有上述三个问题均与抗原HLA-B27有密切联系。Reiter's在基因水平控制免疫反应的可能性应作彻底研究。因为,此种研究会在组织相溶性(移植接受、癌症控制以及外来抗原的破坏方面有一些基本的暗示。抗坏血酸看来帮助维持某些自稳态机制。

 

白色念株菌感染

用抗生素的同时结合抗坏血酸肠耐受极限量治疗的病人,酵母感染出现率减少。维生素C看来有效减少酵母菌感染的毒性,但不能清除基本的感染。对继发于念株菌感染的过敏反应的病人很有帮助。

 

真菌感染

虽然应给所有病人某种形式的抗坏血酸以应对疾病的压力,我的经验是,抗坏血酸对基本的真菌感染几乎无效果。抗坏血酸可减少系统毒性和并发症的出现率。可能会发现抗真菌药更易进入抗坏血酸饱和的组织。

 

创伤、外科和烧伤

由创伤、外科和烧伤所引起的肿胀和疼痛通过口服肠耐受极限量的抗坏血酸显著减轻。创伤和外科的剂量每天必须至少服用6次,烧伤时,可每小时服用一次。严重烧伤,主要器官创伤和外科应使用静脉注射抗坏血酸治疗。抗坏血酸对麻醉药的影响应作研究。外科手术期间使用抗坏血酸,巴比妥和其他麻醉药作为麻醉药的使用受到限制。因为抗坏血酸阻断了它们的活动。在做整形手术期间,我有一些手术后使用抗坏血酸治疗创伤的经验。当使用抗坏血酸时,老年人常见于如坐骨骨折等大手术后的精神错乱实际上已消除了。这种精神错乱目前认为是脂肪栓子形成以及在局部组织产生继发炎症所致。我做了几个半月板手术实验,一边做前不用抗坏血酸,另一边做前用。后者疼痛和恢复时间明显减少。外伤和手术后的炎症和水肿明显减少。止痛治疗的使用相对很少。我在替换由创伤导致的皮片的结果显示,难度减低,成功率更大。

任何做过动物手术的人都对其愈合速度印象深刻。体内充满抗坏血酸的人的康复看来和在遇到压力时自动合成自己所需的抗坏血酸的动物类似。以前,手术后给病人的抗坏血酸的量从未超过几克的量。我预测,大的断肢的再植,甚至移植外科,尤其是眼、耳和手指的精细手术,将会得到更高的成功率如果手术前后每24小时使用100克或更多的维生素C的话。

人类应对压力的有限机制看来是抗坏血酸快速耗竭的结果。手术时,导致血管栓塞、出血、感染、水肿、药物反应、休克以及由于肾上腺素和类固醇的有限合成而致肾上腺衰竭,等等。

 

癌症

由于法律上的原因,我尽量避免给癌症病人治疗。然而,我曾给许多癌症病人营养建议,并观察到肠耐受极限量增高。如果我治疗癌症病人,我不会使用定量的抗坏血酸而会滴定至肠耐受极限量。应考虑Ewan Cameron的 “反对过快给予大剂量维生素C给已有广泛转移的癌症病人”的建议。他发现,如果抗坏血酸服用太快,已有广泛转移的病人的癌组织的广泛坏死和出血会威胁病人的性命(16)。

希望,将来成为给予癌症病人的基础疗法的一部分。癌症病人需要额外的营养,不仅是抗坏血酸,但疾病涉及的压力会加速消耗体内抗坏血酸的水平。抗坏血酸应给予癌症病人,以避免包括免疫系统在内的多个系统的抗坏血酸缺乏症的失调的产生。

 

椎间盘疾病所致的背痛

Greenwood (27)观察到每日1克会减少椎间盘疾病必须要做手术的发生率。在肠耐受极限量水平,抗坏血酸减轻疼痛达50%,并减少麻醉药和肌肉松驰药的用量。然而,这不是背痛病人应该接受的唯一营养素支持。

 

关节炎

退行性关节炎的肠耐受极限量不会增加,虽然抗坏血酸偶然有一点有益效果。强直性脊椎炎和风湿性关节炎肯定会增加肠耐受极限量,但其临床反应有别。Norman Cousins28)用抗坏血酸治愈自己的脊椎炎并不是意外。有这种和其他胶原疾病的病人有时会发现同时有食物和化学物过敏。可能增强了的肾上腺皮质功能阻断了过敏反应是这些病人受益的原因之一。

 

猩红热

三例有典型纱纸样皮疹、脱皮、并有实验室确诊数据的猩红热病人在一小时或一个晚上对抗坏血酸治疗产生反应。我认为这种立即反应是由于抗坏血酸中和导致此病的链球菌产生的少量毒素所至。虽然我没有看过风湿热,我预期亦会发生迅速反应。

 

疱疹:泡疹 、生殖器疱疹和带状疱疹

使用肠耐受极限量治疗,急性疱疹常会迅速缓解,然而,常会复发,尤其是慢性感染者。和锌治疗疱疹更有效。然而,必须保持警戒并监测病人的情况。

对慢性疱疹,静脉注射抗坏血酸亦可能同样有效。

 

突发婴儿死亡综合征

我同意Kalokerinos (22) Klenner (8)的观点,就是突发婴儿死亡综合征是由于突发抗坏血酸耗竭所致。部分极重要的调节中心的急性诱发坏血病导致死亡。如果饮食中缺乏维生素C,这种诱发性缺乏症更易发生。所有易产生婴儿突发死亡综合证的流行病学因素都和低维生素C摄入或高维生素C破坏有关。

 

维持量

维持量是由服用肠耐受极限量,每天6次,至少1周的病人确定。 他观察到如果有任何意外的效果如:鼻炎消除,过敏减少,精力增加等等。任何一种慢性问题均可能会好转,那么抗坏血酸的量就降到产生此效果的最小水平。其他情况,每天4~10克,分3~4次口服是建议的量。

另外,在遇应激状态时,病人应增加服用量。如果病人能耐受维生素C溶于水中口服,那么,短时间内他的口感开始调节其剂量。大多数病人都很容易感觉到他需要的抗坏血酸量。

长期大剂量服用维生素C的病人,应补充维生素A和多种矿物质。

 

并发症

我的经验是,维生素C可能预防大多数肾结石。我的许多病人,使用肠耐受极限量前患有肾结石,治疗后,肾结石消失了。急性和慢性尿道感染常常清除掉,这个事实可能清除了产生肾结石的原因之一。6 病人有轻微的排尿疼痛,其中5个是50岁以上的病人,没有一个有肾结石。 

1000人中有3人有很轻微的皮疹,继续服用后消失。因为并发感染,判断其原因是困难的,其中几个病人带首饰下的肤变色。很多有口疮的病人在口服肠耐受极限量后口疮消失了。

有潜在消化性溃疡的病人可能会有胃疼,但部分人会受益。矿物抗坏血酸可用作这些病人的维持量。二个服维持量有轻度食道不适的病人,经静脉注射几天后,可以耐受抗坏血酸。

我的经验是维持量减少痛风性关节炎的发生率。痛风病人,我未看到其服用大剂量抗坏血酸有困难。我的痛风病人几乎都是高加索人,因此,我对有关抗坏血酸引起非白种人群的一些血液问题的报道没有评论(30)。 

没有任何如Herbert Jacob(31)所怀疑的抗坏血酸破坏维生素B12的临床证据。

如果用抗坏血酸溶液作维持量服用一段时间,我会在每次服用之后擦牙。我不会以抗坏血酸钙擦牙

当长时间大剂量服用维持量抗坏血酸,病人对抗坏血酸有相当程度的依赖。显然,部分代谢反应由抗坏血酸提供。如果这物质突然撒退,部分问题:如感冒、过敏的复发、疲劳等等,就会出现。大多数情况下,是病人服用抗坏血酸前的问题。病人此时,已变得很适应更好的状态,以至他们拒绝没有抗坏血酸的日子。这种依赖症不会在短时间内由于口服肠耐受极限量治疗急性疾病而产生。每天4克的维持量看来亦不会产生明显的依赖。每天服用10~15克抗坏血酸的病人可能有超过常人的代谢需要。慢性过敏症的病人通常需要服用大剂量的维持量。

受益于大剂量维持量抗坏血酸的病人的主要担心的问题是当他们有可能被处于一种非常需要抗坏血酸的地位,而身体断绝了抗坏血酸的来源如紧急住院。医生应认识到在这种情况下突然撒药的严重后果,而准备满足这些对抗坏血酸的代谢需要,即使在昏迷不醒的情况下。这种抗坏血酸耗竭的后果可能包括:休克、心脏病发作、静脉炎、肺炎、过敏反应、增加患上感染的机会等等,而只能由抗坏血酸避免。所有的医院应该有大量供静脉注射的抗坏血酸以满足这种需要。数以百万计的人服用抗坏血酸使这个成为当务之急。病人应携带有这种需要字样的警告卡永久地放在其钱包或有一个医疗警告型的刻有这个警告的手镯。

 

小结

一个滴定病人的抗坏血酸剂量至界乎大部分症状缓解和肠耐受极限的方法已被描述。为了取得极佳的效果,这种滴定方法或静脉注射大量抗坏血酸是完全必要的。比这个少的量的研究结果显示几乎是无效的。因为其本质,这种口服方法不能用双盲法做调查。因为没有任何安慰剂可模仿肠耐受极限现象。这种方法在所有耐受这些剂量的人,尤其是在急性自我限制性、病毒性疾病的病人当中,产生如此壮观的效果,是无可争议的。一种安慰剂不可能这样可靠地发挥作用。即使在婴儿和儿童,同时对这么危急的病人有这样深刻的结果。Belfield (32)在兽医学中用静脉注射抗坏血酸治疗狗犬温热和kennel热中亦取得类似的结果。虽然狗会合成自己的抗坏血酸,但它们不能合成足够的量去中和这些疾病的毒素。这个在动物的效果不可能是安慰剂效应。

在静脉注射抗坏血酸方面,可进行双盲法研究,然而,剂量必须由一个有这方面经验的医生确定。

许多人理解抗坏血酸困难的部分原因是有关它的益处的宣传看来太多。这些临床结果的大多数仅仅显示,大剂量抗坏血酸增强本已知道的身体依赖于小剂量抗坏血酸的康复能力。 

我预期,其它基础营养素将会被发现在所述疾病中被高速消耗。依赖于这些营养素的系统衰竭的并发症就会出现。

当代可接受的标准来看,避免这些并发症所需要补充的营养素的量的巨大,是不寻常的。

参考书目

1. Cathcart, R.F. Clinical trial of vitamin C. Medical Tribune, June 25, 1975.

2. Cathcart, R.F. Clinical use of large doses of ascorbic acid.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California Orthomolecular Medical Society, San Francisco, February 19, 1976.

3. Cathcart, R.F. Vitamin C as a detoxifying agent.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Orthomolecular Medical Society, San Francisco, January 21, 1978.

4. Cathcart, R.F. Vitamin C - The missing stress hormone.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Orthomolecular Medical Society, San Francisco, March 3, 1979.

5. Cathcart, R.F. The method of determining proper doses of vitamin C for the treatment of disease by titrating to bowel tolerance. J. Orthomolecular Psychiatry, 10:125-132, 1981.

6. Klenner, F.R. Virus pneumonia and its treatment with vitamin C. J. South. Med. and Surg., 110:60-63, 1948.

7. Klenner, F.R. The treatment of poliomyelitis and other viral diseases with vitamin C. J. South. Med. and Surg., 111:210-214, 1949.

8. Klenner, F.R. Observations on the dose and administration of ascorbic acid when employed beyond the range of a vitamin in human pathology. J. App. Nutr., 23:61-88, 1971.

9. Klenner, F.R. Significance of high daily intake of ascorbic acid in preventive medicine. J. Int. Acad. Prev. Med., 1:45-49, 1974.

10. Stone, I. Studies of a mammalian enzyme system for producing evolutionary evidence on man. Am. J. Phys. Anthro., 23:83-86, 1965.

11. Stone, I. Hypoascorbemia: The genetic disease causing the human requirement for exogenous ascorbic acid. Perspectives in Biology and Medicine, 10:133-134, 1966.

12. Stone, I. The Healing Factor: Vitamin C Against Disease. Grosset and Dunlap, New York, 1972.

13. Pauling, L. Vitamin C and the Common Cold. W.H. Freeman and Company, San Francisco, 1970.

14. Pauling, L. Vitamin C, the Common Cold, and the Flu. W.H. Freeman and Company, San Francisco, 1976.

15. Cameron, E. and Pauling, L. Supplemental ascorbate in the supportive treatment of cancer: Prolongation of survival times in terminal human cancer. Proc. Natl. Acad. Sci. USA, 73:3685-3689, 1976.

16. Cameron, E. and Pauling, L. The orthomolecular treatment of cancer: Reevaluation of prolongation of survival times in terminal human cancer. Proc. Natl. Acad. Sci. USA, 75:4538-4542, 1978.

17. Cameron, E. and Pauling, L. Cancer and Vitamin C. The Linus Pauling Institute for Science and Medicine, Menlo Park, 1979.

18. Williams, R.J. Biochemical Individuality. John Wiley, New York, 1956.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Austin, Texas, 1973.

19. Siegel, B.V. Enhancement of Interferon Response by poly(rI).- poly(rC) in Mouse Cultures by Ascorbic Acid. Nature 254:531-532, 1975.

20. Siegel, B.V., Morton, J.I. Vitamin C and the Immune Response. Experientia 33:393-395, 1977.

21. Lewin, S. Vitamin C: Its Molecular Biology and Medical Potential. Academic Press, London, 1976.

22. Kalokerinos, A. Every Second Child, Thomas Nelson, Australia, 1974.

23. Subramanian, N. et al. Detoxification of histamine with ascorbic acid. Biochemical Pharmacology. 27:1671-1673, 1973.

24. Murata, A. Virucidal activity of vitamin C: Vitamin C for th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viral diseases. Proceedings of the First Intersectional Congress of Microbiological Societies, Science Council of Japan, 3:432-442, 1975.

25. Salaman, M. Fighting infection-the cat and the "C". Let's Live, 128-130, April 1980.

26. Libby, A.F. and Stone, I. The hypoascorbemia-kwashiorkor approach to drug addiction therapy: A pilot study. J. Orthomolecular Psychiatry, 6:300-308, 1977.

27. Greenwood, J. Optimum vitamin C intake as a factor in the preservation of disc integrity. Medical Annals of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33:274-276, 1964.

28. Cousins, N. Anatomy of an Illness as Perceived by the Patient. W.W. Norton & Company, New York, 1979.

29. Williams, R.J. The Prevention of Alcoholism Through Nutrition. Bantam Books, New York, 1981.

30. Campbell, G.D. Jr., Steinberg, M.H. and Bower, J.D. Ascorbic acid induced hemolysis in G-6-PD deficiency. Ann. Int. Med. 82:810, 1975.

31. Herbert, V. and Jacob, E. Destruction of vitamin B12 by ascorbic acid. JAMA, 230:241-242, 1974.

32. Belfield, W.O. and Stone, I. Megascorbic prophylaxis and megascorbic therapy: A new orthomolecular modality in veterinary medicine.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Preventive Medicine, 2:10-26, 1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