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生素B-3:烟酸和它的胺

Vitamin B-3: Niacin and Its Amide
by A. Hoffer, M.D., Ph.D.

来源:http://www.doctoryourself.com/hoffer_niacin.html

翻译:蓝山

 

    候弗(HOFFER)医生(博士)是加拿大一位德高望重的医生,擅长用营养素尤其是维生素B-3(烟酸和烟酰胺)治疗精神分裂症等各种精神性疾病。并在此过程中,还发现了烟酸有降低胆固醇、抗癌以及治疗关节炎的作用。综合起来,维生素B-3有三种主要作用:1)包括治疗精神分裂症、儿童学习和行为障碍、酒精中毒、集中营幸存者等精神性疾病;2)治疗内科疾病:降低血的坏胆固醇,升高好胆固醇从而预防和治疗心血管病;关节炎;3)配合其它营养素,尤其是维生素C治疗癌症。译者

第一个水溶性维生素是按发现的先后而排列的。但当它们的化学结构被确定后,它们会被给予一个学名。第三个被发现的维生素是抗粗皮病维生素,当时还未知道它是烟酸。但B-3在文章中的使用时间并不长。它被烟酸(或烟碱酸)和它的胺(医学上常是烟酸和它的胺)取代。这个名字的改变是要消除它和尼古丁—一种毒性物的相似性。 

B-3这个术语是被我的朋友比尔.威尔逊(Bill Wilson)—戒酒互助会的创始人之一后来重新引入的。我们在1960年在纽约认识。胡姆弗域.奥斯蒙得(Humphry Osmond)和我向他介绍大剂量维生素疗法的概念。我们描述我们观察到的精神分裂症病人的效果, 其中的一些人也是嗜酒者。我们也告诉他有关它的许多其它特性。它可以治疗关节炎,某些老年痴呆症以及,它可以降低胆固醇水平。

比尔对它很好奇,并且开始服用烟酸,每天3克。在几个星期内,折磨了他多年的疲劳和抑郁症消失了。他把烟酸分派给他的30名好朋友并说服他们尝试它。在6个月内,他已确信烟酸对嗜酒者帮助很大。在30名试用烟酸的朋友当中,10名在一个月内消除了焦虑不安、紧张和抑郁。另外10名在二个月内取得了同样的效果。他认为,化学或医学术语对这种维生素不合适。他要说服AA的其他成员,尤其是医生,这个可能是现有治疗的一个有用的补充,并且,他需要一个更容易被普及的术语。他问我它曾用过的术语。我告诉他,它最初被称为维生素B-3。这个正是比尔所要的。在他第一份给AA的医生的报告中,他称它为“维生素B-3疗法。” 数以千计的这本不同寻常的小册子被派发了。最终最初的名字回来了,现在即使最保守的医学杂志亦使用维生素B-3这个名称。

比尔后来受到国际戒酒互助会的成员的排挤。这些比尔任命的医生成员觉得他没有理由把维生素作为治疗手段。他们也“知道”维生素B-3不能像比尔发现的那样,具有治疗作用。因为这个原因,比尔在戒酒互助会的国家委员会之外向互助会的成员分发他的三本令信惊奇的小册子。这些小册子现在不容易找到了。

维生素B-3在自然界以胺的形式存在—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纯烟酰胺和烟酸是合成的。烟酸在被认定为维生素B-3之前已经作为一种化学物被认识超过大约100年了。它以尼古丁为原料制成。尼古丁是烟草植物用于保护自身免受它的掠夺者攻击而产生的一种毒物,但大自然的奇妙经济学不会浪费任何的结构,当尼古丁被裂开其中的一个环后,它变成了这种珍贵的维生素B-3

维生素B-3在体内从氨基酸色氨酸转化而成。平均转化1毫克的烟酸需要60毫克色氨酸,转化率约1.5%。因为它可在体内制造,它并不符合一种维生素的定义;维生素被定义为体内不能制造的物质。它本应该被分类为氨基酸,但维生素术语的长期使用已经给它永久性的维生素身份。这个1.5%的转化率是一个基于色氨酸在人体内转化为N-甲基烟酰胺和它的代谢物的折衷结果。我怀疑在很远的将来的一天,没有任何的色氨酸会转化为烟酸,到时,它将真正是一种维生素。根据柯威特(Horwitt[1],转化的数量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随病人以及不同的情况而异。比如,妇女在最后三个月的怀孕时,转化色氨酸为烟酸的效率是非怀孕妇女的三倍。同时,也有证据表明,避孕药固醇,雌激素可以激活色氨酸加氧酶—转化色氨酸为烟酸的酶。

这个观察提出了一些有趣的推测。妇女平均比男人长寿。现已显示,给男人服用烟酸可以延长他们的寿命。[2] 女性寿命的增加是她们产生的雌性激素刺激色氨基酸转化为更多的烟酸的原因吗?同样的现象可以解释妇女发生冠心病率少于男性的吗?

最出名的维生素缺乏性疾病是糙皮病。更准确的是,它是一种色氨酸缺乏性疾病,因为单独用色氨酸就可以治好早期的糙皮病。直到二次世界大战前,糙皮病曾在美国南方流行。糙皮病可以用4个“D”字开头的疾病形容:皮炎(dermatitis)、腹泻(diarrhea)、痴呆(dementia)和死亡(death)。痴呆是糙皮病最后阶段的症状。在早期,它更像精神分裂症,而且要鉴别它十分困难。早期糙皮病专家使用的唯一可靠的方法就是给他们在精神病医院的病人小量的烟酸。如果他们康复了,糙皮病专家就诊断他们为糙皮病,如果没有康复,就诊断他们为精神分裂症。这种做法对部分病人是有利的,但对精神病学则不然,因为它阻碍了对那些没有迅速愈合的病人的关注,因为如果给他们稍为大的剂量以及更长的时间,可能他们的糙皮病也已经康复。我们在萨斯喀彻温以这种方法开始。我认为它是精神分裂综合症的症状之一。

适应症

 

除了它在预防和治疗糙皮病的作用外,我参与了维生素B-3的二种主要使用方法的创立—它在降低胆固醇水平[3]和升高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HDL),以及它在精神分裂症和其它精神性病症的治疗作用。它亦发现对许多其它疾病和病症有帮助。这些精神性失调包括儿童的学习和行为障碍、酒精和药物依赖症、精神分裂症、某些老年性痴呆症。它对很多的精神和身体病症的有效性对使用维生素的病人和他/她的医生是一个优势,但医学界却很难接受。因为医学界有这样的信念,每一种疾病必然有一种相应的药物,当任何一种物质看来对许多疾病太有效,它必然是完全基于它的安慰剂作用,有点像著名的旧蛇油(the old snake oils)的配方一样。

对于它的机理,我分析了很长时间,并且在过去的几年,我确信这种维生素的全能性是因为它调节或减缓慢性疾病对身体的伤害作用。它因而把机体的正常机能释放出来,使机体更有效地自我修复。目前医学界的兴奋点是承认过氧化—自由基的形成,是机体内其中一个基础性的损害过程。这些过度兴奋的分子会破坏机体内的分子以及在细胞和组织水平上损伤组织。

所有依靠氧呼吸的生物组织都要保护自身免受自由基的伤害。植物使用一种类型的抗氧化剂,而动物则使用另一类型。幸运的是,二种类型的抗氧化剂有很大的部分是重叠的,很多相同的抗氧化剂如维生素C被植物和动物同时使用。肾上腺素->肾上腺色素在导致紧张的反应中发挥的作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同。我在这份杂志的另一篇论文中详细地描述了这个机制。[4]

儿茶酚胺(肾上腺素是其中的最好的代表),以及胺色素(aminochromes)(肾上腺色素是其最出名的代表)和紧张性反应密切相关。因此,要调节紧张的影响或消除它,你一定要使用防止这些物质伤害身体的化合物。维生素B-3是肾上腺素的一种特异性解毒剂,而一些抗氧化剂如维生素C、维生素EBETA胡萝卜素、硒和其它,则通过更快地清除自由基出体外而保护身体免受自由基的伤害。假如使用最佳的数量的话,任何与紧张有关的疾病或病变都应该对维生素B-3和这些抗氧化剂的联合应用作出反应。因此, 我将简要地列出维生素B-3的适应症。

对每一种病症,我解说一个病案以阐明它的治疗反应。实际上,对每一种病例,我可以举出数以千计的病例,而且,已经在已出版的报告中详细解说过相当多的案例。[5]

 

精神性疾病
1) 精神分裂症。我曾经在这本杂志上审查过这种疾病。[6]

2)儿童学习和或行为障碍

1960年,7岁大的儿童布鲁斯(Bruce)和他的父亲一道来找我。布鲁斯被诊断为精神发育迟缓。他不能阅读、不能集中注意力、以及伴有严重的行为问题,比如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逃学。他正被考虑安排到精神发育迟缓的特别班。他在尿液中排出大量的隐吡咯,是第一个接受这种测验的小孩。我让他开始服用烟酰胺,每次1克,每天3次。在四个月内,他康复了。他从中学毕业,现在结了婚,一直在工作并且缴纳所得税。他是自1960年以来,我治疗过的大约1500名病例之一。

现在的治疗更复杂,正如在这本杂志阐述的。[7]

3) 器质性混乱状态,非阿尔海默氏形式的痴呆,电休克疗法(ECT)诱发的记忆干扰

1954年,我观察到烟酸怎么在一个月内缓解一个电休克疗法(ECT)后严重健忘症病人的情况。自此之后,我常规地把烟酸和ECT结合使用,以明显减轻在此疗法期间和之后出现的记忆干扰。如果不同时使用烟酸,我从不给任何病人ECT疗法。这是很有帮助的,尤其是因心血管疾病诱发的痴呆症,因为它可逆转红细胞的瘀塞,为身体的细胞提供足够的氧气。要了解更多相关的信息,请参阅精神病的烟酸疗法。[8]

     19929月,C先生,76岁,要求帮助改善他的记忆问题。他经常处在精神恍惚之中。如果他决定做某事,在他去到目的地时,已经忘记要他要做的事情了。他的短期记忆非常差,而他的长期记忆也开始受到影响。我让他开始一个综合的维生素疗法,包括每天烟酰胺1.5克。在一个月内,他开始好转。我在此疗法中加上烟酸。到19932月,他恢复正常了。在1993426日,他告诉我他已经很好,以至不再需要任何的烟酸了,并且把烟酰胺的数量从每天3克减少至每天1.5克。他一直坚持这个疗法。不久,他发现,他的短期记忆再一次衰退。我建议他在有生之年坚持足量服用。

4) 一种LSD[9] [10]和肾上腺色素的解毒剂[5]

5)酒精中毒

比尔.威尔逊进行了烟酸治疗互助戒酒会成员的第一个试验。[11]他发现在2个月内,每次1克,每天3次,30个试验者中的20个改善了他们的焦虑不安、紧张和疲乏。我发现它对那些同时是酒精中毒和精神分裂症的病人十分有效。第一个大规模的试验由大伟.霍金斯(David Hawkins)进行。他报告在90个试验者中,超过90%的病人取得了明显的效果。自此之后,它被许多治疗酒精中毒的医生使用。底特律的拉塞尔.史密斯(Russell Smith)报告了使用烟酸治疗酒精中毒的最大批量的病人。[12]

内科疾病
1. 心血管疾病

在二个由我的研究小组中萨斯喀彻温(Saskatchewan)取得的主要发现中,烟酸-胆固醇关联是非常知名的,并且全世界都把烟酸作为一种经济的、有效和安全的降低胆固醇和升高高密度胆固醇的复合物。由于我对烟酸的兴趣,阿特休尔(Altschul)、候弗(Hoffer)和史提芬(Stephen[3]发现这种维生素、当每天以克计算的剂量服用时,可以降低胆固醇水平。自那时开始,它亦被发现可以升高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因而,使低密度胆固醇对高密度胆固醇的比例低于5

在国家冠心病研究中,坎纳(Canner [2]显示烟酸可以降低死亡率和延长寿命。从1966年到1975年,5种用于降低胆固醇水平的药物和安慰剂在8341名年龄介乎30~64岁的病人进行了对比。这些病人在开始研究前都曾经有过至少3次的心肌梗塞。在研究结束时,大约6000名病人仍然生存。9年之后,只有烟酸明显地降低因各种原因导致的死亡。死亡率减少了11%而寿命增加了多达2岁。死于癌症的死亡率亦减少了。

这是一个很幸运的发现,因为它导致FDA批准这种大剂量维生素治疗胆固醇问题,并且打开了这种大剂量维生素对其它疾病的应用之门。这个是发生在FDA正力图不承认大剂量维生素疗法的时候。此后,烟酸的定位在超过40年内没有改变过。

我们的发现启动了对维生素兴趣的第二个主要热潮。第一个热潮出现在大约1900年,当时发现,这些复合物在小剂量时对治疗维生素缺乏症和预防它们的出现很有效。这是维生素使用的预防阶段。第二个热潮承认维生素有治疗作用,这种治疗作用跟维生素缺乏性疾病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可能要使用很大的剂量。这是第二个热潮或现在的热潮,这个热潮里,维生素被用于治疗比维生素缺乏性疾病更广的疾病。我们的发现—烟酸是一种降胆固醇复合物,被誉为是引发第二个热潮的第一份论文,为几年后正分子医学的创立开辟了道路。

2.关节炎

我在1953年首次观察到维生素B-3的好处。我那时正在探索这种维生素的潜在好处和副作用。几个被给予这种维生素的病人在几个月后报告他们的关节炎好转了。开始这只是一个意外,因为我记录的是精神病方面的病史,我没有询问有关关节炎的情况。后来,这种关节炎改善的报告经常发生,以致我不能再忽视它。几年后,我发现在1950年以前,W.高夫曼(W. Kaufman)教授在1950年之前已研究这种维生素对关节炎的治疗作用,并且已出版了二本书阐述他的不同寻常的结果。[13] 自此以后,这种维生素一直是治疗关节炎的正分子方案的一种重要成分。

以下的案例描述治疗过程可能出现的反应以及这个正分子方案的复杂性。早期患上关节炎的病人可以取得更满意的效果而且不会遗留残留性功能异常。

KV 1982415日来到我的办公室。她坐在轮椅上由她的丈夫推她。疲惫、沮丧消沉,而她是我曾经看过的病得最重的病人之一。她体重少于90磅。她坐在轮椅上,因为她不能伸直她的双踝,她坐在她的双踝上。她的手臂放在身前,紧贴身体,而她的手指已经永久变形多年如爪状。她告诉我因为难受的疼痛和身体伤残,她许多年来都处在深深的沮丧消沉之中。当她被推入我的办公室时,我发现她病得很严重,马上得出我不能为她提供任何的帮助的结论,只能决定我可以用什么方法让她知道而不致于把她送致更深的绝望之中。然而,当她突然说,“候弗医生,我知道没有人能治好我的病,只是想知道你能否帮助我减轻我后背的疼痛。我的后背的疼痛是极其难受。我只是想消除我后背的疼痛。” 那时我意识到她有很大的决心并且很坚强,因而,值得尽力帮助她。

1952年开始患上严重的关节疼痛。在1957年,被诊断为关节炎。直到1962年,她的病情时好时坏,那时白天的一部分时间,她需要坐在轮椅上。直到1967年,她仍然可以步行不远的路。在1969年,大部分的时间她要依靠轮椅,而到1973年,她只能永久地依靠轮椅。曾有一段时间,她要可以用脚自我推动轮椅。之后,她永久地需要别人的帮助。在她来找我前的三年,她获得家庭护理,但大部分的护理是由她的丈夫提供。在我第一次看到他时,他已经退休。他提供相当于4名护士每日8小时的护理,包括节假日。他要推她到浴室、为她洗澡、为她煮饭并且喂她进食。他和她一样疲惫但他可以坚持。

她已经严重畸形,尤其是她的手、经受持续的疼痛、她的手臂、坐骨和后背的疼痛更严重。她的双踝肿得很厉害,因而需要捆绑加压崩带。大部分的时间里,她的肌肉都十分疼痛。她可以用几个可以活动的手指自我进食并且使用钩针,但必定是伴有极度的困难。她不能再像从前一样用铅笔写字或打字。几个月前,她曾以尝试自杀。在这种疼痛和不适的同时,她没有食欲,没有饥饿感,吃食得饱会使她恶心。她的皮肤干燥、有多处的湿疹,而且指甲上有白色斑。

我建议她戒掉糖、马铃薯、番茄和辣椒,(大约10%的关节炎患者会和植物的茄碱类发生过敏反应)。她准备服用烟酸500毫克每日4次(按照W.高夫曼的研究),抗坏血酸500毫克每日4次(作为一种抗压力营养素以及治疗隐性坏血病),维生素B6每日 250毫克 (J.埃利斯(J. Ellis)医生发现它有抗关节炎特性),硫酸锌每日220毫克(她指甲上的白斑提示她缺锌),亚麻籽油每日2茶匙以及雪鱼肝油每日1茶匙(她的皮肤状况提示她缺乏欧米加-3必须脂肪酸)。关节炎详细的治疗和参考在我的书中作了详细阐述。[14]

一个月后,一对新的夫妇来到我的办公室。当他推坐在轮椅上的妻子进我的办公室的时候,她的丈夫在微笑、很轻松和欢快。她坐在轮椅上,双脚向下,也在微笑着。我马上意识到她好了很多。我开始问她从前的各种症状。过了几分钟,不迫不及待地说,“候弗医生,我后背的疼痛消失了。” 她的大便不再出血,她不再是遍体瘀伤,她觉得更舒服了,她后背的疼痛很容易受阿斯匹林控制,并且坐骨上的疼痛消失了,(从前阿斯匹林是无效的)。她在我的办公室里很愉快和说笑。最后她的情绪平静下来。我在原来方案的基础上,增加肌醇烟酸酯500毫克每日4次。

她在1982617日再来找我,并且又改善了很多。她15年首次可以在卧床的情况下自己支撑起床,而且她不再消沉。我把她的抗坏血酸增加到每次1克每日4次,并增加了维生素E每日800单位。因为她已取得如此根本的好转,我建议她不需要再来看我了。

198291日,她打电话给我。我问她的近况。她说她正在取得更大的进步。然后我问她怎样拿起电话的。她告诉我她可以自己在周围活动。然后她说,她不是为她自己打这个电话,而是为她的丈夫。他患上感冒好几天了,她正在照顾他,而她想为他获得一些建议。

19831028日另一次诊治后,我写信给她的私人医生。“今天,K.V夫人说她已经坚持大量全维生素方案达18个月,但自此之后,她有点松懈了。她的肌肉正重新恢复力量,现在可以自如地坐在轮椅上,可以坐在轮椅上到处走动,但当然不可以用她的手做任何有价值的事情,因为她的手指是那样的变形。她想要变得更加独立,而且也许可以这样,如果可以在她的手指和她的坐骨做某些治疗。我很高兴地获悉她安排去见一名外科医生,了解是否有某些手段可以令她的手可以重新活动。我要求她继续服用维生素,但因为她觉得服用这么多药丸有困难,因而,她将会服用一种称为Multijet的制剂,这种制剂在波特兰可以买到,它包括所有的维生素和矿物质,而且可以溶解在果汁中。她亦将服用肌醇烟酸酯每日3克。

我在1988324日再一次诊治她。她大约有4节椎骨已经塌陷,而且她正在经受到更厉害的疼痛,要用Darvon缓解。她的手指没有能够用手术治疗。她在这最后一次诊治的6个月前一直可以自己进食。她一直服用少量的维生素。她可以使用电动的轮椅。她沮丧消沉。我写信给她的医生,“她在二或三年前放弃了所有的维生素方案。现在要她吞服大量的维生素很困难,而且我理解她不愿意坚持服用。我因而建议她服用一个最小的方案,包括肌醇烟酸酯每日3克,抗坏血酸每次1克,每日3次,亚麻籽油每日2茶匙和雪鱼油胶囊每日2粒。她的精神变好了,而我认为考虑到她的身体因为几十年关节炎造成的严重退化,她在恢复之中。她的私人医生最后看到她是在1989年的秋天。

她的丈夫也提一提。我在1982518日看他。他诉说头痛,并且他的头有一种压迫感已有三年。随后有一连串的轻微中风。我建议他每日服用3克烟酸,加上其它维生素包括维生素C。到19839月,他康复了。并且在19883月最后一次看他时,他仍然健康。

 

3.青少年糖尿病
奥克兰大学医学学校的儿童健康研究专家罗伯特.埃利奥特(Robert Elliot)医学博士正在检测40,0005岁儿童体内是否存在提示会形成糖尿病的特异性抗体。那些有特异性抗体的儿童会将被给予烟酸胺。这可以预防大多数易感儿童患上糖尿病。根据19933月的扶轮月刊Rotarian的报道,这个研究项目在8年前开始,接受研究的人当中有3200名亲戚。这当中,有182名儿童带有抗体,而且,76名儿童被给予烟酸胺。这些给予烟酸胺的儿童只有5名患上糖尿病,而不是料想的37名。从1988年开始,已经有超过20,000名儿童接受过检测。没有1名儿童患有糖尿病,而没有接受检测的对照组有47名儿童患上了糖尿病。一个类似的研究正在安大略省的伦敦进行。

4. 癌症

最近的研究发现表明维生素B-3确实有抗癌特性.这个在1987年德克萨斯的一个会议中作了研讨。Jacobson and Jacobson[15] 这个国际性会议的议题是“烟酸、营养、ADP-核糖基化因子和癌症”并且是这个系列的第8次会议。

烟酸、烟酰胺和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是可以通过吡啶核苷酸循环相互转化的。辅酶NAD被水解或分裂成烟酰胺和腺苷二磷酸核糖(ADP-核糖)。烟酰胺被转化为烟酸,再一步转化成NAD。分裂ADP的酶称为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或多聚ADP合成酶或多聚(ADP-核糖)转移酶。当脱氧核糖核酸(DNA)被破坏时,多聚(ADP-核糖)转移酶就被激活。酶转化NADADP-核糖聚合体,把它结合成很多的蛋白质。多聚(ADP-核糖)因DNA断裂而被激活,再通过解旋受损的染色体的小核结构而修复断裂。它亦增加DNA链接酶的活性。这种酶剪断受损DNA簇的末端,并且增加细胞的自我修复能力。因而,由任何致癌因素、辐射、化学物造成的损伤,都在一定程度上被修复或处理。

M.雅各布森和E.雅各布森(Jacobson and Jacobson-这次会议的组织者,推测烟酸预防癌症。他们用致癌物处理过二组人类的细胞。给予足够烟酸的哪组形成肿瘤的比率是缺乏烟酸组的10%。引述M.雅各布森医生的话,“我们知道饮食是一种主要的危险因素,即饮食同时含有有益的成分和伤害性的成分。目前,我们不能确定的是饮食中烟酸的最佳数量…我们没有粗皮病这个事实不等于我们正在获得足够的烟酸以使身体抵抗癌症的侵袭。” 每日约20毫克烟酸就可以使哪些非慢性粗皮病患者预防粗皮病。而后者可能需要多达25倍(500毫克)的烟酸去维持不受粗皮病的干扰。

维生素B-3可能增加抗癌治疗的治疗效果。在大鼠,烟酰胺增加对抗肿瘤的放射毒性。正常氧压碳合氧和烟酰胺的结合可能是临床放射治疗中一种增强放射敏感性的有效方法。而组织缺氧常常会限制治疗的效果。桌别林(Chaplin)、霍士曼(Horsman)和奥其16(Aoki16)发现,对比一系列的类似物,烟酰胺是增强放射敏感性的最好药物。这种维生素起效的原因是因为它增加流向肿瘤的血液。烟酰胺也增强化疗药的效果。他们认为,在长期的阿霉素化疗中,烟酸可能有心血管保护作用。

Nakagawa, Miyazaki, Okui, Kato, Moriyama and Fujimura [17]报告了维生素B-3与癌症有关的进一步证据。在动物中,烟酰胺-甲基转移酶的活性和癌症有直接的关系。检测N-甲基转移酶的数量用于检测这种酶的活性。亦即是说,患上癌症的动物烟酰胺的破坏增加,因而,降低了吡啶核苷酸循环。这个发现适用于除实体肿瘤、Lewis肺癌和黑色素瘤B-16外的所有肿瘤。

葛森(Gerson [18]用针对性的饮食治疗了很多病人。使用的一些营养素包括烟酸50毫克,每日8~10次,磷酸轻钙+维生素D、维生素A+D以及肝脏注射。他发现所有病人都受益于饮食治疗,他们变得更健康而且在很多情况下,肿瘤消退了。在一份总结性报告里,葛森详细阐述了他的饮食方法。他现在强调一种高钾低钠饮食、抗坏血酸、烟酸、发酵酵母菌和lugols碘液。在二战刚结束时,不像现在,没有维生素供应。我认为这些营养素的配合使用是十分有创意和积极的。葛森医生是第一名强调多种维生素和多种矿物质使用的医生。更多的介绍在候弗。[19]

维生素B-3对癌症有治疗作用的另外的证据来自国家冠心病研究,癌症部分。[2]

5.集中营幸存者

1960,我计划研究烟酸对大批居住在庇护所的老年人的影响。当时一个新的庇护所刚刚建好。我靠近这个庇护所的领导人,乔治.波提尔斯(George Porteous)先生。我计划去见他并告诉他我的计划以及动机。我交给他一个烟酸的特性的大纲,它的副作用以及为什么我认为它可能有帮助的原因。乔治.波提尔斯先生同意了。因而,我们开始了这个调查。在我首次联系之后不久,乔治.波提尔斯先生一到我在大学医院的办公室。他自己要服用烟酸,他告诉我,这样他可以更专业地和住在他的庇护所里的人士讨论药物反应。他想知道这样做是否安全。

那年的秋天,他再次来找我,而这一次他说他要告诉我他身上发生的情况。之后,我发现他曾经服役于加拿大部队,曾随舰队在1940年去过香港,很快被日本人俘虏,并且在臭名昭著的战争集中营度过44个月。

25%的加拿大士兵死于这个集中营。他们患有因饥饿和营养缺乏形成的营养不良。他们遭受脚气病、粗皮病、坏血病、感染性疾病,以及狱卒的伤残。

波提尔斯,一名体育指导员,他抵达香港时体重是强壮的190磅。当他回来时,他只有当初2/3的体重。在回家的路上的船上医院,士兵被分配米皮的形式的额外的维生素。哪时,很少片剂或胶囊形式的维生素。他似乎康复了,但仍然很虚弱。他同时有精神性和生理性的症状。他有焦虑、恐惧以及轻微的妄想狂症状。因而,他从不能自在地坐在一间房内除非他面对房门。这肯定是出于害怕狱卒的缘故。身体上,他有严重的关节炎。他不能把手高举过头。他对热和冷刺激高度敏感。在早上,他需要他的妻子的帮助才能从床上起来开始新的一天。他有严重的失眠。因此,医生给他开了苯巴比妥晚上服用,而为了在早上唤醒他,医生给他安非他明。

后来我阅读了越来越多的有关香港退役伍军人的报告,毫无疑问,他们受到了永久性伤害。他们比平常人更多地死于心脏病、残疾性关节炎、失明和一系列其它疾病。

在简要地介绍了他的背景后,他告诉我在他服用烟酸二个星期后(每顿饭后服1克),他康复了。他可以最大限度地把手高举过头。困扰他多年的所有症状消失了。当我开始准备我的报告[20]时,我取得了他的退役军人管理表(Veterans Administration Chart)。我发现有二个纸箱重量超过10磅,但超过95%是在他服用维生素前累积的。在他开始服用维生素后的10里,只有很少新增加的资料。通过对比此前和此后这些表格纸张的重量,你可以判断维生素的效果。只要他坚持服用这种维生素,他都保持健康直至在任职萨斯喀彻温省副省长时去世。在1962年,在持续健康二年之后,他和他儿子去山区度假,但忘记了携带烟酸。当他度假回家后,几乎所有的症状都重新出现。

波提尔斯热衷于烟酸并且开始向他的朋友推介。他告诉他的医生。他的医生提醒他这样做可能会损害他的肝脏。波提尔斯回应他,如果这意味着他可以过得如他最近这么好,直到因肝脏损害而死亡,他宁愿不放弃它。他的医生也成为一名热衷者,在几年之内,他让超过300名病人开始服用这种维生素。他从未看过任何一名病人因服用烟酸而引起肝脏疾病。

此后,我治疗过超过20名从曾在日本战俘营和欧洲集中营生活过的战俘,取得了类似的满意结果。我估计,在这些集中营生活一年相当于衰老四年,也就是,在集中营4年会令一个战俘衰老了相当于正常生活的16年。

乔治.波提尔斯要求每个从远东集中营回来的战俘接受相同的治疗。他没有成功说服加拿大政府相信烟酸对战俘的帮助作用,因此,他转而游说他的战俘伙伴,包括加拿大(香港退役军人)和美国的战争释放战俘。这些美国退役军人也遭受过同样残酷的对待。那些开始服用烟酸的退役军人显示了相同的反应。最近,他们当中的一个—一名退役军官,在持续服用烟酸20年后写信给我,他感觉好极了,归功于这种维生素的作用,而且,在一个简单的手术中,他的血管被医生检查过发现完全是正常的。他写道,“大约二年前,我被打伤了,血液从颈流下来。医生抓住这个机会去修理我。他们说,在耳朵下的血管好像从未有使用过一样。”

从这些退役军人以及他们对大剂量烟酸的反应得到一个重要的教训。就是,每一个人在经受严重的压力和长时间营养不良后,会对这种维生素,也许还有其它几种维生素,产生永久性的需求。

这个情况正出现在非洲的很多地方。那里饥饿、营养不良和残暴的结合正在产生这些退役军人遭受过的情况。哪些生存者会遭受永久性的生化性损伤,而且会对他们本人和他们生活的社区构成一种负担。我们的社会有这种正确的意识,为他们提供最佳数量的这种维生素去帮助他们恢复吗?

 

剂量

烟酸的最佳剂量范围比不上抗坏血酸的广,但已足够满足对不同类别的疾病的不同建议用量。正如各种营养素常见的情况,每个人必须测定他们自己的最佳水平。对烟酸来说,这是通过不断增加剂量直至潮红(血管扩张)消失,或者潮红很轻微,以至不成为一个问题。

你可以从低至100毫克开始,每日3次,饭后服用。并且逐渐增加剂量。我经常从每次500毫克开始,而对关节炎、精神分裂症、酒精中毒和一些老年病人,通常从每次1克开始。然而,对老年人,最好从小剂量开始逐渐增加剂量。

在没有向他们解释他们将会出现潮红,而且潮红的程度从轻微到严重因人而异的前提下,不应给任何人服食烟酸。如果解释够详尽,并且,如果他们被告知不用多久,潮红现象将不再是一个问题,他们会不介意。严重的潮红在一些病人可能会维持很长时间,而且可能需要用一种缓释制剂或一些酯类如肌醇烟酸酯代替烟酸。后者是一种很好的制剂,很少导致潮红,绝大多数人都会接受它即使当他们不能耐受烟酸本身的时候。它是一种相当昂贵的制剂,不过,大大规模生产后,价格可能会降下来。

潮红从前额开始,伴随一种警示性的刺痛感。随后潮红加重。潮红在身体的扩散速度取决于很多因素,因而,不可能预测它将出现的路径。

以下因素会减缓潮红的程度:食冷餐、饭后服用、服用前服阿斯匹林、服用前使用抗组织胺制剂。

以下因素会加重潮红程度:食热餐、饮热饮、空腹进食、咀嚼药片以及药片在液体中溶解的速度。

潮红从前额和面部开始向身体的其它部位扩散,通常在胸部停止,但可以扩散到脚趾。随着继续使用,潮红会逐渐减轻并且最后可能只是在前额的一种刺痛感。如果停止服食1天或更长时间,潮红的周期将会重现。某些人从不会出现潮红,而一些人则在服用几年后才出现潮红。使用烟酰胺不应该出现潮红,但我发现约2%的人会发生潮红。这可能是因为烟酰胺在体内迅速转化为烟酸的原因。

当二种药物的剂量过高时,病人将首先会出现恶心,如果剂量没有减少,会导致呕吐。这种副作用可以用于测定最佳剂量。当这些副作用真的的出现时,减少剂量刚好至略低于这个至呕吐剂量。对儿童来说,第一个提示可能是食欲的减退。如果真的出现,必须要暂停烟酸几天,然后重新以低于从前的剂量服食。很少人可以每日服食超过6克的烟酰胺。而烟酸的耐受量可能会高得多。很多精神分裂症病人曾经每日服食超过30克而没有任何问题。剂量随着服食时间延长而改变,如果开始服食一个剂量没有问题,不久后可能会出现问题。通常这表示病人正在好转,不再需要这么多的用量。我曾经把可受益于维生素B-3的人作了如下的分类:

分类

分类1.

这些人是健康或几乎是健康的,而且没有明显的疾病。他们想保持健康或改善健康。他们可能在不断增加的压力下。最佳的剂量范围介于每日0.5~3克之间。烟酰胺的剂量相同。

 

分类2.

     每个处于生理性压力影响的人士,比如怀孕和哺乳、患了急性疾病如感冒或流感、或其它不威胁生命的疾病。所有的精神性疾病都包括在这个小组里,包括精神分裂症和痴呆状态。它亦包括相当大部分有血液高胆固醇水平或低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而且希望恢复这些血液数值至正常水平的人群。剂量范围介于每日1~10克之间。如果是烟酰胺,剂量介于1.5~6克之间。

烟酰胺不会影响胆固醇水平。

Side Effects 副作用
以下是约翰.马克斯医学博士(John Marks)的结论。[21]

  “在服用相对大的剂量(超过75毫克)后在皮肤有一种刺痛或潮红的感觉是一种相当常见的现象。这是血管扩张的结果,而这是烟酸的天然作用之一,并且是它的治疗作用之一。是否应该被视为真正的不良反应是未知之数。这个反应通常在20分钟后消失并且对机体没有伤害。这种反应在剂量小于RDA(每日营养素建议摄量)时甚少发生,即使在十分敏感的人士。大多数人需要更大的剂量才会引起这种反应。相关的物质烟酰胺绝少产生这种反应因而常常作为维生素补充剂。

“每日200毫克~10克的烟酸曾被用于降低胆固醇水平的治疗长达10年或更长,虽然在这种高剂量水平出现某些反应,但它们在停止治疗后快速消失,此外,甚至经常在继续治疗时这种反应亦会快速消失。

 “在个别的病人,曾观察到暂时性肝脏失调、皮疹、皮肤干燥和过度的色素沉着。糖尿病病人的葡萄糖耐量下降,以及溃疡病的人疼痛增加。然而,即使在这种高剂量,没有报告过任何严重的反应。现有的证据表明,比每日营养素建议摄取量高10倍的量(大约100毫克)是安全的。”

马克斯医学博士对建议剂量100毫克的安全性持谨慎态度。我个人认为,根据使用这种维生素40年的经验,我建议的这种剂量是安全的。然而,更高的剂量则应该在医生的监护下进行。

出现黄胆是罕见的。在医学刊物上报告过的案例不超过10例。我在10年内没有见过一例。当黄胆真的出现时,它常常是阻塞性黄胆,而且在停药后会消失。我曾经成功使精神分裂症病人在黄胆消退后继续服用烟酸,而之后黄胆没有再出现。

4例严重的案例曾经报道过,都涉及一种缓释制剂。莫林(Mullin)、葛林森(Greenson)和米切尔(Mitchell(1989) [22]报告,一个44岁的男性接受晶体烟酸治疗,每日6克,在16个月后他康复了。之后,他开始服用一种相同剂量的缓释制剂。在三天之内,他出现恶心、呕吐、腹痛、黑尿。他出现严重的肝功能衰竭并且要进行肝脏移植。享金(Henkin, 约翰逊(Johnson 和蔡格列特 Segrest)观察到3名病人因服用缓释制剂而出现肝炎。当用结晶烟酸代替缓释制剂后,没有再出现肝脏损害。[23]

因为黄胆常见于没有服用烟酸的人士中,因而可能这是一个随机性现象。肝功能(检测数值)可能提示有问题,而实际上并没有。应该在停药5天后才进行肝功能检测。有一个服用烟酸降低胆固醇水平而没有任何问题的病人转换成缓释制剂,因而生病了。当他回复成最初的烟酸后,他再次康复了,且没有任何肝功能异常的证据。我再没有在其它地方看到过一个案例。我曾在其它场合描述过这种维生素的更详尽的副作用。

 

肌醇烟酸酯是一种肌醇和烟酸的酯。每个肌醇分子包含6个烟酸分子。这种酯在体内缓慢分解。它和烟酸效果相同,并且几乎没有副作用。只有非常轻微的潮红,胃肠道不适以及其它很少出现的副作用。肌醇,一种认为重要性略低的B族维生素,在体内发挥信使分子的作用,并且可能轻微增加烟酸的治疗作用。

 

结论

维生素B-3是一种在治疗很多种精神性和内科疾病很有效的营养素,但当和其它正分子方法结合时,它的好处更显著。维生素B-3和抗氧化剂营养素的结合是一种很好的抗压力疗法。

 

Reprinted with the permission of the author:
Abram Hoffer, M.D., Ph.D.
Suite 3 - 2727 Quadra St
Victoria, British Columbia V8T 4E5 Canada

参考书目
1. Horwitt MK: Modern Nutrition in Health and Disease. Fifth Ed. RS Goodhart and ME Shils. Lea & Febiger, Phil. 1974.

2. Canner PL, Berge KG, Wenger NK, Stamler J, Friedman L, Prineas RJ & Freidewald W: Fifteen year mortality Coronary Drug Project; patients long term benefit with niacin. American Coll Cardiology 8:1245-1255, 1986.

3. Altschul R, Hoffer A & Stephen JD: Influence of Nicotinic Acid on Serum Cholesterol in Man. Arch Biochem Biophys 54:558-559, 1955.

4. Hoffer A: The Schizophrenia, Stress and Adrenochrome Hypothesis. In Press, 1995.

5. Hoffer A: Orthomolecular Medicine for Physicians. Keats Pub, New Canaan, CT, 1989.

6. Hoffer A: The treatment of schizophrenia. In Press 1995.

7. Hoffer A: The Development of Orthomolecular Medicine. In Press, 1995.

8. Hoffer A: Niacin Therapy in Psychiatry. C. C. Thomas, Springfield, IL, 1962.

Hoffer A & Osmond H: New Hope For Alcoholics, University Books, New York, 1966. Written by Fannie Kahan.

Hoffer A & Walker M: Nutrients to Age Without Senility. Keats Pub Inc, New Canaan, CT, 1980.

Hoffer A & Walker M: Smart Nutrients. A Guide to Nutrients That Can Prevent and Reverse Senility. Avery Publishing Group, Garden City Park, New York, 1994.

9. Agnew N & Hoffer A: Nicotinic Acid Modified Lysergic Acid Diethylamide Psychosis. J Ment Science 101:12-27, 1955. 

10. Ivanova RA, Milstein GT, Smirnova LS & Fantchenko ND: The Influence of Nicotinic Acid on an Experimental Psychosis Produced by LSD 25. Journal of Neuropathology and Psychiatry of CC Korsakoff 64:1172-1176, 1964. In Russian. Translated by Dr. T.E. Weckowicz.

11. Wilson B: The Vitamin B-3 Therapy: The First Communication to A.A.'s Physicians and A Second Communication to A.A.'s Physicians, 1967 and 1968.

12. Smith RF: A five year field trial of massive nicotinic acid therapy of alcoholics in Michigan. Journal of Orthomolecular Psychiatry 3:327-331, 1974.

Smith RF: Status report concerning the use of megadose nicotinic acid in alcoholics. Journal of Orthomolecular Psychiatry 7:52-55, 1978.

13. Kaufman W: Common Forms of Niacinamide Deficiency Disease: Aniacin Amidosis. Yale University Press, New Haven, CT, 1943.

Kaufman W: The Common Form of Joint Dysfunction: Its Incidence and Treatment. E.L. Hildreth and Co., Brattelboro, VT, 1949.

14. Hoffer A: Orthomolecular Medicine For Physicians, Keats Pub, New Canaan, CT, 1989.

15. Jacobson M & Jacobson E: Niacin, nutrition, ADP-ribosylation and cancer. The 8th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ADP- Ribosylation, Texas College of Osteopathic Medicine, Fort Worth, TX, 1987.

Titus K: Scientists link niacin and cancer prevention. The D.O. 28:93-97, 1987.

Hostetler D: Jacobsons put broad strokes in the niacin/cancer picture. The D.O. 28:103-104, 1987.

16. Chaplin DJ, Horsman MP & Aoki DS: Nicotinamide, Fluosol DA and Carbogen: a strategy to reoxygenate acutely and chronically hypoxic cells in vivo. 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 63:109-113, 1990.

17. Nakagawa K, Miyazaka M, Okui K, Kato N, Moriyama Y & Fujimura S: N1-methylnicotinamide level in the blood after nicotinamide loading as further evidence for malignant tumor burden. Jap. J. Cancer Research 82:277-1283, 1991.

18. Gerson M: Dietary considerations in malignant neoplastic disease. A prelimary report. The Review of Gastroenterology 12:419-425, 1945.

Gerson M: Effects of a combined dietary regime on patients with malignant tumors. Experimental Medicine and Surgery 7:299-317, 1949. 

19. Hoffer A: Orthomolecular Oncology. In, Adjuvant Nutrition in Cancer Treatment, Ed. P. Quillin & R. M. Williams. 1992 Symposium Proceedings, Sponsored by Cancer Treatment Research Foundation and American College of Nutrition. Cancer Treatment Research Foundation, 3455 Salt Creek Lane, Suite 200, Arlington Heights, IL 60005-1090, 331-362, 1994.

20. Hoffer A: Hong Kong Veterans Study. J Orthomolecular Psychiatry 3:34-36, 1974.

21. Marks J: Vitamin Safety. Vitamin Information Status Paper, F. Hoffman La Roche & Co., Basle, 1989.

22. Mullin GE, Greenson JK & Mitchell MC: Fulminant hepatic failure after ingestion of sustained-release nicotinic acid. Ann Internal Medicine 111:253-255, 1989.

23. Henkin Y, Johnson KC & Segrest JP: Rechallenge with crystalline niacin after drug-induced hepatitis from sustained-release niacin. J. American Medical Assn. 264:241-243, 1990.

24. Hoffer A: Niacin Therapy in Psychiatry. C. C. Thomas, Springfield, IL, 1962.

Hoffer A: Safety, Side Effects and Relative Lack of Toxicity of Nicotinic acid and Nicotinamide. Schizophrenia 1:78-87, 1969.

Hoffer A: Vitamin B-3 (Niacin) Update. New Roles For a Key Nutrient in Diabetes, Cancer, Heart Disease and Other Major Health Problems. Keats Pub, Inc., New Canaan, CT, 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