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Cathcart医学博士是当今正分子医学最知名的代表之一。自1970年他发现病人的抗坏血酸肠耐受极限量(即饱和量)随病情的严重程度而增加至今,他使用大剂量抗坏血酸(口服至肠耐受极限量或静脉注射抗坏血酸钠)治疗的病人数超过20000人次。。。

 

 想了解更多Robert Cathcart医师和他使用维生素C的经验,可访问他的网站:www.orthomed.com

 

 以下是Robert Cathcart最具代表性的学术和经验报告

 

维生素C 滴定到肠耐受极限

Vitamin C, Titrating to Tolerance

医学假说 71359-1361981

摘要:过去世10年,我用大剂量维生素C治疗的病人超过9000人。足量使用时,这种物质可显著改变许多疾病的进程。任何疾病的压力状态均增加维生素C的利用。除非补充大量维生素C,任何压力均令维生素C通过尿液的排出显著下降。然而,一个更方便和更具临床应用价值的判断维生素C需求和利用率的方法是肠耐受极限量。病人在患病时,肠耐受抗坏血酸而不会产生腹泻的量有时是平时的10倍。这种增加的肠耐受量现象不仅表示应服用维生素C的量,而且提示身体在受到压力时,对维生素C不容置疑和惊人幅度的潜在利用。

如果身体对存量很少的维生素C的大量需求得不到满足,维生素C缺乏症的状况便会产生。抗坏血酸缺乏始于疾病涉及的组织,然后蔓延其它组织。一种由局部延及全身的急性坏血病状况出现。这种急性坏血病导致愈合不良,最后涉及身体的其它系统。 

 

维生素C,一种无毒,无限制性的抗氧化剂和自由基清除剂

(VITAMIN C: THE NONTOXIC, NONRATE-LIMITED, ANTIOXIDANT FREE RADICAL SCAVENGER0

医学假说.18:61-77, 1985

依据我过去1411000例病人的临床经验,病人把抗坏血酸溶于水中口服,不产生腹泻的肠耐受极限量,随疾病的毒性程度而上升。一个平常24小时可耐受10~15克抗坏血酸的人,如得普通感冒,可耐受30~60克, 如得重感冒,可耐受100克,得流行性感冒,可耐受150克,如得单核细胞增多症或病毒性肺炎,可耐受200克或更多,这些疾病以及其他以前描述的疾病的临床症状,只有在接近肠耐受极限量(几乎引起,但不一定引起腹泻的量)才会显著改善(16)。

 

维生素C和过敏治疗

(VITAMIN C and ALLERGY TREATMENT0

Submitted to Medical Hypotheses February 1986

A摘要:

我以前叙述病人对口服维生素C(即抗坏血酸,AA)的肠耐受极限(几乎引起腹泻)某种程度上随其疾病的毒性的增加而增加。在接近肠耐受极限的非常高的阈限水平,高浓度的维生素C,使氧化还原配对---抗坏血酸/脱氢抗坏血酸(AA/DHA)的氧化还原电位,在病变组织变为还原状态。维生素C改善症状,有时甚至治愈某些疾病。过敏和过敏反应通常都会改善,有时被完全阻断。我现在推测,大剂量的维生素C阻断过敏反应的其中一个机制是抗体分子中的二硫键的还原,使抗体和抗原的结合成为不可能。我进一步推测:抗体只在有大量游离的自由基或相对氧化态的氧化还原电位的组织和抗原结合。正常健康组织的氧化还原状态不允许抗体和抗原结合。当抗氧化剂、自由基清除系统被控制,炎症的、过敏的和“自身免疫”病况就会发生。

 

维生素C的独特功能

 (A Unique Function For Ascorbate)

Medical Hypotheses; May 1991, 35:32-37

摘要:

维生素C是的一种还原性物质,一个电子供给者。当维生素C供出它的二个高能电子以清除自由基,大多剩余的脱氢抗坏血酸(DHA)被再还原为维生素C,因此,重复被身体利用。传统智慧是正确的,因为其可反复被利用,只需少量的维生素C即可完成此项功能。其漏洞是,非酶类自由基清除的限制性部分是由NADH提供,以再还原维生素C和其他自由基清除剂的高能电子的有限速度。患病时,自由基形成的速度比获得高能电子的速度快。每24小时1~10克的剂量只起有限的作用。然而,当使用大剂量维生素C,如24小时30~200克或更多,这些剂量直接提供足够电子以清除几乎任何炎症的自由基。另外,在高浓度水平,维生素C还原NADPH,因此,能提供足够高能电子以还原巨噬细胞发挥吞噬功能时产生的分子氧。在这些功能里,抗坏血酸部分大多数浪费掉,但足够的高能电子得以大量提供。

 

维生素C的第三副面孔

(The Third Face of Vitamin C)

J of Orthomolecular Medicine, 7:4;197~200,1993.

摘要 

口服维生素C的肠耐受极限量随疾病的毒性的增加而增加。一种疾病如单核细胞增多症的肠耐受极限量,每24小时可达到200克而不会引起腹泻。在许多疾病进程中,当给予接近肠耐受极限量的阈限量时,常会取得显著改善或痊愈。在某些方面来说,是自由基清除剂的还原当量清除自由基,而非自由基清除剂本身。在清除自由基方面,抗坏血酸可以非常有用,因为病人通常可以耐受足够的量以提供足够还原当量去清除几乎所有由严重疾病进程产生的自由基。在此水平上,维生素C功能是随机的,其益处是来自其自身携带的还原当量。取决于自由基是疾病存在的基础或只是症状的部分原因,疾病将会被治愈或只是改善。这些作用在采用静脉注射时甚至更为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