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纳斯.鲍林博士:最后的采访

作者: Peter Barry Chowka

翻译:蓝 山

 

interview ©1996 by peter barry chowka. all rights reserved.

作者简介:Peter Barry Chowka是一名记者、医学政治分析师、演讲者和顾问。在过去的20多年,他的出版物、广播和记录片记述了非毒性的创新性的康复方法,以及传统的康复方法的前景。Chowka一直是网络电视和美国国会的顾问,并被曾被任命为国家健康研究院替代医学分部的首批顾问小组成员。

 

 

纳斯 鲍林博士:最后的采访

1979年,当权威的英国杂志新科学家把纳斯 鲍林(LINUS PAULING)博士列入史上最重要的20名科学名列上,这是鲍林取得的一系列成就的另一个,这当中,包括史上唯一的二次个人获得诺贝尔奖以及在生物学、化学和物理学领域的一些杰出成就。

到他在1994年在93岁高龄逝世时,更被人认识的鲍林是他近年在营养科学和维生素C方面的研究。因为在维生素C、普通感冒和癌症方面的畅销书,经常的媒体采访,以及许多他本人命名的“正分子医学”的营养康复专业方面的出版文章和科学报告,鲍林是新兴的膳食与健康科学方面的一个空前绝后的、令人折服的发言人。

据鲍林自己据讲,在1950年和60年代他的高姿态界入不受欢迎的政治争议(包括成功组织国际性的反核器试验运动,并由此而获得1962年的诺贝尔奖)使他从容面对19701980年代同样不怀好意的争论。他在主流医学毁誉营养医学的19701980年代成为营养医学的领袖。在他生命的最后二十年,鲍林对营养学的科学依据以及,经常大剂量服用营养补充剂的毫无保留的拥护的专注,使他成为争论的焦点。

甚至在他逝世后,这种争议还没有停止。因为他对维生素C的兴趣,记者Lee Dembart在评论二本鲍林的新传记中把这个科学家说成是一个“令人困窘的人”,一个行为古怪的人。然而,大多数美国人,毫无疑问,完全不是这样怀念鲍林和他的遗产-把他看作是一位人道主义先行者,而且几乎是单枪匹马地令维生素C成为最流行的膳食补充剂,令数百万人受益。

作为一位知识分子,鲍林具大荣誉应得的,但在多次的采访中,我被他的务实、无穷无尽的精力、积极的心态和幽默深深感动。

199449号,在他逝世前的四个月,我为一个我正在主持的电台节目电话采访了他。虽然他正在患病且只能住在位于太平洋岸边的家中(位于加洲BIG SUR),他马投入到如现场接受直播一样,仍然是他的一贯风格,自信和投入。最终证明这次是他的最后采访。
peter barry chowka
february 1996

 

PETER BARRY CHOWKA: 鲍林博士,你可以概括维生素C在人类健康中发挥的作用以及它对国人健康的重要性?

纳斯 鲍林博士: 维生素C—抗坏血酸或抗坏血酸钠或抗坏血酸钙—涉及人体内的许多生化反应。其中二种主要的反应是加强免疫系统和帮助胶原蛋白的合成。胶原蛋白是一种把身体连结在一起的重要物质。胶原蛋白令血管、皮肤、肌肉和骨骼坚固。缺乏维生素C,你的身体不能制造胶原蛋白。

20年前的一个个证据令我印象深刻。当时,Irwin Stone博士指出,除以人类、猴子和猩猩,大多数动物都自行制造维生素C。这些动物不需要依赖维生素药丸或食物-它们在自己的肝脏按体重比例制造维生素C。以一个成年人计算,这个比例平均是10~12克(12,000毫克)。这是推荐每日摄取量的(RDA)的200倍—是普通人在普通膳食中摄取的200倍!这是我认为我们应该摄取相当于推荐每日摄取量200倍的原因。60毫克的建议膳食摄取量太少,因此,提示服用维生素C补充剂的重要性。

 

CHOWKA: 在过去的20年,你研究了用大剂量维生素C治疗的癌症病人。最近,你和Abram Hoffer医学博士联合出版了用维生素C治疗癌症的几篇报告。结果看来令人鼓舞。

鲍林: 啊,是! 我1971年开始对维生素C和癌症的关系产生兴趣,并开始和Ewan Cameron医生合作。Ewan Cameron医生是苏格兰的Vale of Leven医院外科主治医生。Cameron给晚期、不能治疗的癌症病人每天服用10克的维生素C。作为和其他住在同一医院同样处于晚期、不可治疗的癌症病人(被其他医生用常规方法医治)作对照。

Cameron的晚期癌症病人比哪些没有得到每天10克维生素C的病人存活更长时间。其他癌症病人在宣布为晚期后平均只存活了6个月,而Cameron的病人平均生存了大约6年。

最近,我一直和Hoffer,一位加拿大BC 省维多利亚的医生进行合作。Hoffer治疗了300名癌症病人,并且都给他们推荐相同的疗法(据Hoffer自己说)。但其中若1/3的病人因某种原因没有遵循这种疗法:也许私人医生认为如此大剂量的维生素C会杀死他们,或病人的肠胃不能适应或不想继续服用维生素。

哪些没有按Hoffer的方案治疗的病人的平均生存期仅是6个月。但哪些按Hoffer疗法的病人甚至比Cameron的病人表现得更好。在被宣告为不可治疗的晚期癌症后,他们平均生存了大约12年。

Hoffer的方案包括每天12克维生素C,大约和Cameron的相等。但方案亦包括大量的其它营养素:维生素E800单位、烟酸10002000毫克、大剂量的维生素B和以BETA-胡萝卜素形式的维生素A。显然,其它维生素和维生素C配合,产生更大的抑制癌症的作用。

相当一段时间内,Cameron和我认为,每个癌症的病人,应该在确诊后尽早每天服用10克的维生素C作为常规治疗的辅助。我现在认为,每个病人应该尽早每天服用10克,12克或更多的维生素C800单位的维生素E、大量的其它维生素和每天200微克的硒。我认为Hoffer方案是一个癌症病人应该遵从的-当然,作为“合适”的常规治疗的辅助,注意“合适”是指哪些对相同类型的癌症病人已被证实产生疗效的方法。

 

CHOWKA:你认为常规抗癌战争取得了进展吗?

鲍林: 啊,我认为是这样。但也许是因为维生素而不是药物的原因。是,确实是这样。

CHOWKA:那么,目前为止,你看好维生素和抗氧化剂对抗癌症的前景而不太看好常规疗法?

鲍林:不是寻找特效药,当然不是。我深感维生素C和另一种正分子营养素,赖氨酸,对控制心血管疾病比控制癌症更有效。

CHOWKA: 你最近出版了几篇有关营养和心血管疾病的报告。

鲍林:  这些报告包含一个简介的论点。我不理解,为什么对心脏病感兴趣的人在20年或30年前,当心血管专家认同动脉硬化和心脏病的主要原因是受压部位的动脉壁出现一个损伤,而不思考这个损害出现的原因。因此,23年前,我问我自己为什么在动脉壁会出现一个损伤?动物并不会在受压部位出现类似的损伤。终于,我明白了,因为动脉壁的脆弱,所在才会出现这个损伤。

为什么动脉壁会脆弱?正常情况下,动物的动脉会因胶原蛋白的沉积而加固。而没有维生素C的参与,你不可能制造胶原蛋白。人类不能获得足够的维生素C,所以动脉壁是脆弱的。由此,一个损伤会形成,接着会出现形成心脏病的其它阶段。因此,维生素C的摄取不足是心血管病的主要原因。

CHOWKA: 那么我们可以认为这个国家心血管疾病发生率的下降是因为这个事实,即美国人现在服用更多的维生素,尤其是维生素C吗?

鲍林: 啊,是的。1979年,Emil Ginter博士一封致编辑的信指出,在美国,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下降和维生素C摄取量上升直接相关。

CHOWKA: 多年来,你和你的同事一直面对激烈的斗争,亦即是,你不能使你的关于维生素C和一般营养医学的观点被公平地听到。现在的情况好转了吗?

鲍林:  啊,我想情况一直在好转。科学家倾向于接受我的建议,但在医学界我碰到更大的麻烦—我觉得他们是偏见的,不持开放的态度去面对相关信息,而现在,有关维生素和其它营养素的信息是随处可得。

最近,去年或大概这样,我的部分精力是和部分医学界的奇怪姿态作斗争:他们现在已接受了食物中的抗氧化剂可以降低癌症的发生率这个事实。但是,在他们的书和文章中,他们仍说,“不要服用维生素补充剂。” 从我的立场来讲,这是完全不合逻辑的。他们不给出任何论点去支持这个声明。一份James Enstrom博士发表的报告显示,即使很少数量的维生素C补充剂,亦起到很大的作用。

.

CHOWKA: Your comments about the medical establishment suggest another question. In 1982 you said that, in your view, it was the American public that was primarily responsible for the changing face of modern medicine, especially for most of the progressive momentum.11 Is that still your view today? 你对医学界的评论提到另一个问题。在1982年你说,以你的观点,美国公众是导致现代医学不断改变现状的主要力量,尤其是大部分的进步力量。这个仍然是你现在的观点吗?

鲍林: 啊是的!我想,基本上,对Cameron和我,或Hoffer和我发表的声明,公众的反应比医学界更积极。10年前人们对我这样说,“我告诉我的医生我正在每天服食1克的维生素C3克的维生素C,而医生说‘你不可以这样做,这些维生素C会杀掉你,这些维生素是有毒的。’” 5年前,人们开始告诉我,“我告诉我的医生我正在每天服食几克的维生素C而他会说,‘OK,这不会伤害你。随你便如果你想这样做。它可能没有效果。但如果你要服用它,随便。’”

今天,医生会说,“很好,也许对你有好处,” 尤其是当病人向医生展示比医生想象中更好的体态并说,“我想原因是我一直服用的大剂量的维生素C和维生素E以及其它维生素的作用。” 现在医生倾向于同意这种观点。我不知道在多在程度上医生主动给他们的重症病人开维生素处方。但现在至少许多医生对此持开放的态度。

CHOWKA: 最近庆祝成立20周年的加洲Palo Alto纳斯 鲍林科学和医学院在进行什么研究?

鲍林: 那里的研究人员对多个问题进行研究,尤其是有关维生素C和其它维生素和疾病的关系或者,在某些情况下,只是研究维生素的基本化学。他们在若3年前在试管研究中发现HIV,这个与爱滋病有关的病毒,可以被不太高浓度的维生素C—一个你每天服用1020克就可以获得的浓度控制。这个发现引起了国家健康研究院的爱滋病研究员的注意,他们已经准备了一个实验,以确定大剂量维生素C在控制爱滋病HIV感染中的有效性。

CHOWKA:鲍林博士,这个世纪的创新科学和医学有许多其它先行者,比如发现维生素CAlbert Szent-Gyorgyi医学博士/博士。不幸地,看来现在的许多人不了解科学家,像Szent-Gyorgyi和你本人的贡献。我想问,那么,你希望人们怎样记起你,尤其是美国的年青人?

鲍林:啊,这是一个复杂并且让我难以回答的问题。 我想,可能后代会想到我是一个“维生素C人。” 当然我自己不这样认为。20年来,我只不过是重复Stone, 某种程度上Szent-Gyorgyi本人发表过的关于大剂量维生素C和其它维生素的具大价值的声明。但Szent-Gyorgyi本人,即哪位发现维生素C并在1927年提取它的科学家,并不是一位大剂量维生素C的拥护者。多年后Hoffer Humphrey Osmond,成为大剂量维生素C和烟酸治疗精神分裂症的主要拥护者—他们建议的剂量是推荐日摄取量的5001000倍。而我对Hoffer Humphrey Osmond发表的报告,以及Stone关于维生素C的情景分析印象深刻。

CHOWKA: 你对将来持乐观态度吗?

鲍林:啊,当然。我是天生的乐天派。我一直对控制核战争保持乐观,对苏联和美国的关系乐观,也对正分子医学保持乐观。许多人现在相信正分子医学是未来的医学。因而,是的, 我是乐观的。结束

©1996 by Peter Barry Chowka


参考书目:

1. Dembart, L. Los Angeles Times: E-4, February 2, 1996.

2. Stone, I. Vitamin C: The Healing Factor Against Disease. New York: Grosset and Dunlap, 1972.

3. Hoffer, A., & Pauling, L. Jnl Orthomolecular Med, 5: 143-154, 1990.

4. Hoffer, A., & Pauling, L. Jnl Orthomolecular Med, 8: 157-167, 1993.

5. Cameron, E., & Pauling, L. Op cit.

6. "Since then," Hoffer writes, "my series has expanded to over 700 patients, and the data we first reported shows the same beneficial response," Personal communication, Feb. 7, 1996.

7. Rath, M., & Pauling, L. Jnl Orthomolecular Med, 6: 125-134, 1991.

8. Rath, M., & Pauling, L. Jnl Orthomolecular Med, 7: 5-15, 1992.

9. Ginter, E. Am Jnl Clin Nutr, 32: 511, 1979.

10. Enstrom, J.E., Kanin, L.E., & Klein, M.A. Epidem, 3: 194-202, 1992.

11. Chowka, P.B. New Age , 8: 36-39, December 1982.

12. Osmond, H., & Hoffer, A. Lancet, 1: 316-319, 1962.

 

This interview was first published in the April 1996 issue of Nutrition Science News.

To correspond with the author of the interview, Peter Barry Chowka, send email to: pc_medium_cool@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