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坦福大学演讲:消灭心脏病

(The Stanford Speech: Eradicating Heart Disease  )

By Matthias Rath M.D, 翻译:蓝山

200254日,世界著名的科学家和医生,Matthias Rath 医学博士,在加利福利亚的Palo Alto的史坦福大学的医学学校,作了一个里程碑式的,关于消灭心血管疾病的可能性的科学演讲。

Rath 博士就是哪位,发现了心血管疾病和海员坏血病密切相关的科学家:两种病变的共同基础都是,由于数以百万计的细胞得不到足够的微量营养素的供应,导致血管壁的不稳定。

Rath博士发表他的里程碑式的发现的十年后,它被认为是迈向控制心血管疾病的关键发现。史坦福大学对Rath博士的邀请,反映一个事实,世界领先的医学院校,不再忽视这个医学突破。

DR. RATH'S PRESENTATION AT STANFORD UNIVERSITY

 

Rath 博士在史坦福大学的演讲

 

The Rath Scurvy - Heart Disease Connection

Rath坏血病-心脏病关联

Solution to the Puzzle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心血管疾病的难题的解决

Palo Alto, California, 2002 54

 

我要祝贺史坦福大学强调预防和天然方法以对付工业化国家的人类头号杀手。我将展示动脉粥样硬化,心脏病发作和中风不是疾病,而是长期维生素缺乏的直接结果。因此,这些疾病可以通过自然的方法,而不需要药物或外科手术干扰而预防。 By Matthias Rath M.D

 

心脏病是海员坏血病的早期形式。在这里,我只重点讲述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如欲了解更详尽的资料,希望阁下流揽我们的研究网页。(www.dr-rath-research.org).

 

现存的动脉粥样硬化假说有一个共同的漏洞,它们违背人类的基本逻辑。按现在流行的高胆固醇水平,氧化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或者细菌破坏血管壁,导致粥样硬化斑块沿着整个血管系统形成的理论,不可避免地,周围血管疾病应该是心血管疾病的基本表征。显然,情况不是这样。

 

解决这个PLUMBER氏难题,并不需要史坦福大学或任何其它医学学校的学位,任何平民都可以。我们体内的动脉,静脉和毛细血管是一个长达60000英里的管道。但90%的病况出现在一个特定的部位。 冠状动脉,只是整个血管网长的十亿分之一。 如果原因是管内的“劣质水”如,高胆固醇,损坏血管,它应在每个部栓塞血管,而不是只在一个部位。显然,升高的胆固醇不能导致冠状动脉疾病。

 

心血管疾病的难题的解决,因此,必然蕴藏在作为心血管疾病的主要表征的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的解释当中。

 

解决这个难题,我们需要把目光从血流和血液成分转向一个,也是唯一的目标:血管壁的稳定性。

 

这个动画描述心血管疾病和海员坏血病的联系。和动物形成鲜明的对照,人类不能合成维生素C。抗坏血酸缺乏导致血管壁的两种鲜明的形态改变:由于胶原蛋白合成减少导致的受损的血管稳定性,以及内皮屏障功能的缺失。

 

早期的海员在几个月内,死于不能内源性合成抗坏血酸而致的出血性失血,加上船上的饮食维生素的缺乏。当印度人供给哪些船员树皮加工的药茶,加上其他维生素丰富的营养素后,就停止失血,并自然康复。

 

现在,每个人都得到一些维生素C,典型的坏血病很少。但,几乎每个人都患有慢性维生素C缺乏症。经过几十年,微少的损害在血管壁,尤其是在受高机械压力的部位如冠状动脉的血管壁形成。

正如船员的坏血病一样,维生素C诱导心血管壁的自然康复,导致病变的受控,甚至血管病变的自然消退。

和现在流行的动脉粥样化形成的模型完全不同,坏血病/心脏病关联可以解释今天临床心脏学的所有关键问题。

我们为什么得心肌梗死,而不是鼻或耳的梗死? 答案是只缩减到二个因素: 由于维生素缺乏,加上来自肺血流的机械压力作用在冠状动脉而造成的血管壁的结构退化。正是在独特的部位,潜伏的结构退化首先暴露。

 

我们为什么得动脉粥样硬化,而不是静脉粥样硬化? 胆固醇和感染理论很自然导致静脉和毛细血管的闭塞。坏血病/心脏病关联对这个现象提供唯一合乎逻辑的解释。

 

动物为什么不得心脏病发作,而人会得?   为什么熊和其它血中胆固醇水平高达600 mg/dl冬眠动物不会因心脏病发作的流行而灭绝? 原因:相当于人体重的动物,每天合成120克的维生素C。这些数量的抗坏血酸显然足够使它们的血管壁保持最优化的稳定性,而不需要任何他汀类(STATINS)。

为什么所有心血管病的危险因素和抗坏血酸缺乏密切相关,包括,糖尿病,高脂血症,高胱氨酸尿症和其他。这些代谢失调的共同基础是为维生素缺乏的血管壁提供代偿性的稳定性。 这也是,为什么抗坏血酸缺乏增加纤维蛋白原和血栓烷水平,而同时降低内源性松弛因子一氧化氮(NO)和前列环素水平的原因。

 

让我们转到坏血病/心脏病关联的关键证据。和人类一样,天竺鼠不能内源性合成抗坏血酸。 在我们已出版的研究报告,我们展示,当天竺鼠被喂以只合符RDA标准的维生素C饲料时,它们就出现动脉粥样硬化斑块。这些血管损伤和人类的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在组织学上不能区分。而相反,每天被喂以一茶匙维生素C的动物则有健康的动脉。

 

这些实验结果被Meade et al 在抗坏血酸“ 休克”(“KNOCK OUT”)模型验证。这些动物的第一个表征是血管壁的退化,类似人类的初期动脉粥样硬化。

我们在一个临床实验中证实了这些结论。使用超声X线断层扫描监测原先已有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斑块沉积的病人,经过一个特定的维生素疗程后,钙化进程明显减慢,同时,在某些病例,发现病灶完全消失,正如你可以从这张X线CT照片看到的。这个临床报告的副本可从本会上或从网上得到。

坏血病/心脏病关联意味着,医学上从症状出发的模式转向唯一的相关预防和治疗目的:血管壁的稳定。因为坏血病/心脏病关联的发现,“心脏病”这个术语已不再是平面的,而会变成一个球面的。

现在,既然心血管疾病的真正原因已经查明,它的消灭,只是时间问题。十年后,报纸的头条或许可以读到:“世界卫生组织宣告,心脏病已经消灭/他汀类(STATINS)的药物市场和其他仅针对症状的药物在华尔街已经崩溃/史坦福大学和其他医学学校的心脏学系正在关闭”。

 

我仅代表数以百万的心脏病病人,呼吁史坦福大学和其他医学机构承担他们的责任,和我们一起,消灭心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