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神分裂症的迷雾中出来

 

Emerging From a Schizophrenic Haze
by Jack Challem and Renate Lewin
Reprinted from Let's Live- November, 1988

来源:http://www.schizophrenia.org/haze.html

翻译:蓝山

 

 

从亚健康到疾病,只是程度上的差异。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处于各种疾病,包括本篇故事的主角一样的精神分裂症的边缘呢?。。。从生物化学角度上看,一切的疾病都伴有异常的生化结构、功能的异常,纠正这种异常,就能回复正常的功能状态,亦即是健康状态。—译者

 

 多妮 夏慧格仍然记得精神分裂症的情形。这个30岁的女子,坐在加拿大西部农村的家中,是一个聪明、好奇、优雅、和机智的人。

然而,她的整个青少年以及直到4年前,她是患有精神分裂症。多妮患的是频发性幻觉和妄想。

她经常听到无中生有的呼唤,以及看到自己的脸在镜子中扭歪。她会怀疑别人在她的咖啡中放了毒药,以及毒气正被抽吸进她的公寓中。多妮坚信有人正在跟踪她以伤害她。

22岁时,在心理问题出现10年后(她自已并没有清楚意识到这些是问题),多妮被诊断为患有精神分裂症。

精神分裂症,一种约影响1%人口的精神疾病,经常-同时不正确地被认为涉及多从人格。

这种疾病实际上是一种人格的分裂,以及思维过程的一种中断,好像大脑中的一种短路扰乱了进入的信号。大多数精神病医师相信精神分裂症由于体内的一种生化失调所引起,尽管对导致这种失常功能的产生持不同的看法。

多妮现在已康复,因为她能够纠正这些生化失调。她增加了在大脑功能中发挥关键作用的维生素和矿物质的摄取量,避开改变她大脑化学的食物性过敏原。

她的精神分裂症的记忆仍然栩栩如生:自我封闭,旁人的歧视态度,以及医生的冷漠对待。多妮认为她本人很幸运,然而,她怀疑其他精神分裂症患者或他们的家人没有她那么幸运。

 “当你生病时,找到正确的帮助几乎是不可能的,”她说,“精神分裂症病者常常被吩咐吃药,而并不知道自己不正常。世上很少人,包括医生在内-好像真正了解这种疾病。”

多妮把她的精神分裂症根源归功于她小孩时的食物过敏。在这些日子,对食物过敏影响行为的知识几乎没有。回想起来,多妮相信她的食物过敏干扰了正常代谢和营养吸收-最终破坏她的大脑化学。

   “一些关键元素如钙、锌和镁的缺乏,加上食物过敏,使普通的紧张对她变成巨大的障碍物。”她说。

到多妮14时,她的社交技巧正在恶化。她很难交朋友和维持友情。晚上,多妮在睡着后,她开始实行产生幻觉,并且抽搐,以至使她短暂瘫痪。

在她刚过20岁的头几年,她说,“每晚上床就像一场恶梦。我从不知道什么会发生。我的梦是活生生的-几乎像科幻小说一般。”她开始妄想正被间谍卫星跟踪。

 “我有正在遭到精神和肉体侵犯的巨大恐惧感。每天晚上我都有一次或二次的抽搐。” 

多妮常常听到高音的噪声,她认为这种噪声足以震裂她的耳膜。有时她觉得她的身体会升高,并且相信她看见了魔鬼或恶魔或天使。

多妮当时很不安、极度紧张、容易激动、以及不能集中注意力。她失去了她的大部分朋友和亲人。

最后一个医生诊断她为精神分裂症。多妮的反应是什么?她感到被人冒犯了。

“医生没有解释什么是精神分裂症,”她回忆。“他只是说这就是我患的病。我当时觉得很荒谬。”

 “回顾起来,我宁愿他多解释一点精神分裂症。他可以向我解释有关听觉和视觉干扰的知识,如果他这样做,我或许可以更好地应对我的疾病。”

多妮的精神分裂症不久就加重;她开始觉得医生亦是针对她的阴谋的一部分。

精神分裂症的其中一个问题是没有人让你向你解释这种疾病的知识, 她说,“整个过程,你都置于完全的神秘之中,而你并没有认识到你是生病。”

她的朋友和家人逐渐不愿意跟她讨论她的病情。   

“人们认为生病的人是愚蠢的,”她说,我有精神分裂症,但我仍能明白他们有关我的谈话。在不能清晰地思维的时候,很容易相信家人正试图隐瞒某些情况,而你会觉得被歧视以及被孤立。这只能导致更严重的妄想狂。

多妮的心智、情绪、以及感觉常常大起大落。在整个“阴暗”的时期,她有“亮丽”的日子。在疾病的狂躁阶段,多妮自觉异常的美丽迷人,无懈可击。

但对其他人来说,多妮后来了解到,她是衣着凌乱,经常穿不对称的袜子以及衣襟不整。回想起来,她形容她的身体在精神分裂症的“狂喜期”已经麻木,与灵魂分离。

多妮看过几个医生,而每个医生都诊断她患有精神分裂症。但这个诊断对她只是一个无意义的标签,然而,没有一个医生愿意向她解释精神分裂症-甚至在一家精神病医院住院三个星期也没有。

“如果有人向我解释,我会舒服很多,”她说。

一天在图书馆,本名为怎样去容忍精神分裂症的书吸收了她。这是阿伯兰 候,一个来自BC省维多利亚的精神病医生写的,他首先使用维生素治疗在精神分裂症者中发现的紊乱的大脑化学。

读完这本书后,她第一次觉得有一个医生理解她的疾病。原因、症状、以及基本的治疗都详细地解释,而且以她可以理解的语言。

听过候的建议后,因为了他成功治疗了许多类似病人的威信,多妮开始每天服3克烟酸(维生素B3)。4天后,她觉得更“着地了”,好像自己正在返回地球似的。她突然变得更冷静,更少恶梦和抽搐。

多妮远没有痊愈。她的思维不清晰,而且仍然容易迷惑和疲劳。

她去看一个用维生素和矿物质治疗生化失调症的正分子医生。

哪个医生检测多妮的铜——一种在高水平时可以损害大脑的必须的金属元素。他发现她的铜水平异常高。

在这个医生的建议下,多妮开始服食维生素B6和锌,以帮助排出过量的铜。二个星期后,多妮觉得自己一个“脱胎换骨的人”。

但她仍然觉得疲劳,有一连串轻度的抑郁,并且在耳朵内继续听到声音。她咨询另一个正分子医生,哪个医生认为她可能有食物过敏,影响她的思维和行为。

当多妮开始注意她的食物就收到效果了。她发现,在吃了牛奶食品后,她会出现一连患轻度的狂想,以及轻微的幻觉。高质谷物,如小麦、祼麦和燕麦,会引起类似的问题。她现在避免这些食物。

她了解到她患有维生素B12缺乏症,并时常有低血糖。二者都影响她的情绪和感觉。

并非每一个精神分裂症者都会出现与多妮一样的相同的症状或营养缺乏症。虽然多妮完全康复了,她一定要遵照严格的饮食并服食维生素和矿物质补充剂。她阅读很多关于营养学和保健方面的书籍。

 “这里当中的一些事情你不可以轻视,”她提醒。“维生素、对毒性金属的合疗法,过敏、以及未知的其它部分看似简介,但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不适当的治疗可以是相当危险的。

 “我不想任何人因为没有做足功课而受到伤害或过早放弃。你的确需要知道你在做什么。要找一个好医生—虽然说时容易做时难—尤其是如果你从精神分裂症的迷雾中来看这个世界。”

“还要阅读—学习很多相关的知识,”她补充。


  免责声明: 本网站全部内容翻译自国外专业网站,所有版权属于本站及原作人,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或出版。同时,网页上的观点仅是原作人的立场,不可作为诊断和治疗疾病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