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用水人工氟化处理: 可能会导致铅中毒

ARTIFICIAL WATER FLUORIDATION: MORE THAN JUST FLUORIDE

                                                                    By  Thomas E. Levy, M.D., J.D, 翻译; 蓝山

概述

很少与公众健康相关的议题引起饮用水人工氟化处理导致的激烈争论。这期的“健康资讯”不会试图去判断或辩论氟化处理是否是需要的。最近的得到的资料对现在大多数美国城市的饮用水氟化处理中使用的某些化学物的安全性提出严肃的疑问。

工业废料

现在饮用水-氟化处理使用的主要物质是氟硅酸(HFSA)。这种酸最常见的来源是化肥工业作为毒性废料的副产品。在直接排到大气之前,烟囱擦把大部分氟硅酸和其它毒性的副产品收集。这些烟囱擦原是为执行控制空气污染的环境法规而安装的。看来,把对空气有毒的物质故意放置在供水系统被许多人认为对饮用水供应没有毒性。

HFSA从烟囱擦中收集后没有进行药品标准的净化处理。事实上,HFSA样本连续被检出含有砷、铅、汞、和铬。这些基本上被认为是可以累积的毒性金属,即是说,宣称这些毒素含量太低而不必关注是一个缺乏科学依据的论点。另外,对不同毒素的个体敏感性差异很大。即使一个人的免疫系统可以很好地处理这些毒素,而另一个人则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免疫力因而下降,进一步促使某些慢性退行性疾病的出现和发展。癌症和心脏病是二个更常见的慢性退行性疾病,在免疫力低下的情况下,病情会加速发展。

HFSA和血铅水平

当前,91%的氟化处理的饮用水使用的是氟硅酸或氟硅酸相关的化合物,氟硅酸钠。二种物质一起统称为氟硅酸。Masters 等人(2000)发现氟硅酸和饮用氟硅酸处理的饮用水的儿童血液的重金属铅水平升高有关。氟硅酸升高血铅水平的机制尚有争议,但血铅水平升高却是不争的事实。饮用氟硅酸处理饮的用水确实使令很多儿童的血铅水平升高。

在美国,不足10%的氟化处理饮用水使用氟化钠而不是氟硅酸。是氟化钠,而不是氟硅酸曾经进行过广泛的动物实验以检测它的安全性。看来,氟硅酸从未进行过人体或动物安全性研究。当然没有可得到的证据可支持长期(几十年地)饮用氟硅酸处理的饮用水是无害的。

正好相反,正如以上所说的,饮用氟硅酸处理的饮用水已经证实和受抽检的儿童血铅水平显著升高有关。而且,Masters等人分析了超过150,000份血样。这是一个具大的比例。草率地把这个严谨进行的研究视为伪科学,正如许多氟化饮用水处理的支持者已做的,令人质疑这些支持者的智慧和动机。一些氟化饮用水的支持者只是听取他们的科研领导缺乏科学依据的陈述,漠视这个研究的结果。然而,科学家却没有任何理由忽视或轻视这个由Masters和他的同事进行的广泛而具有科学价值的研究。

铅的最低中毒量水平值得怀疑

Lanphear 等人 (2000)研究了铅损害儿童和青少年思维能力的毒性能力。虽然很早就知道铅对大脑和神经系统具有毒性,但它对神经系统起毒性作用的最低血铅水平没有被定义。Lanphear和他的同事发现,在接受检查的4,8536~16岁的儿童中,在低于5 ug/dL的血铅水平,认知能力仍受到损害。特别是,在这个血铅水平,计算技巧、阅读能力、非语言推理、以及短期记忆力都受到不良影响,在上述Masters 等人的研究中,许多饮用氟硅酸处理的饮用水的儿童的血铅水平高过10 ug/dL,远高过Lanphear等人记载的对大脑造成毒性的血铅水平。

2001年的儿科学会年会上,Lanphear医师提交了实际上任何程度铅接触都有严重毒性的补充证据。在标准Stanford-Binet IQ测试中,上述提到的血铅水平低于10 ug/dL的儿童的IQ水平比其它小孩平均低11.1分。 另外, 还发现血铅水平每升高10 ug/dL降低IQ水平5.5分。毫不奇怪,Lanphear医师认为没有安全的血铅水平。这个发现的进一步清楚的结论是,任何可以使血铅水平升高的因素都不能当作没有任何临床意义而被忽视。作稍进一步的回顾,应该认识到,直到1970年,科学家相信,在血铅水平达到60 ug/dL之前,铅中毒的临床结果不会表现出来。现在可以说,这个水平比现在知道的毒性水平高出6倍。

清除铅:太少,太迟

更糟糕的是,Rogan等人(2001)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指出,即使成功清除儿童血液中的铅,已经受到损害的神经系统功能亦不能够回复正常。 换然之Rogan等人发现,一旦发现铅已经对认知、行为、以及神经心理学功能造成不良影响,这个损害就是不可逆转的,即使铅被完全清除。因而,必须保持高度的警觉,以确保儿童(和其它所有人)不受到已知可升高血铅水平的任何可避免的铅或其它毒素的接触的威胁,比如HFSA。实际上,这个结论亦应该适用于预防重金属和所有其它已知毒素的接触。

更多的铅接触,更多的蛀牙

Moss 等人 (1999)美国医学会杂志指出,更多的铅接触导致更高的蛀牙率。这个发现是相当讽刺的,因为饮用水氟化处理的目的是降低蛀牙发生率。或许这个至少是大型流行病学研究未有一致地得出水氟化处理总是可以降低蛀牙的发生率的其中一个原因。

结论

如果饮用水氟化处理一定要在美国继续进行,必须要使用药品级的纯净氟化物作为氟化剂。在这个报告提到的证据必须被适当地评估,同时,如果有必要,应该进行重复的研究。然而,饮用水氟处理没有必要作为向公众提供氟的方式,而氟硅酸应立即在全国范围内停止作为氟化剂使用,即使一段时间内饮用水不进行氟化处理。这个毒性的氟化程序是一个必须制止的真正的广泛的流行病。因永久性的大脑损伤而缺少关键的IQ水平,我们的儿童在生活和生长过程中会遇到很大的困难。真正地说,美国正在毒害她最宝贵的资产。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因为另一个小孩的牙齿的健康而去毒害一个易受伤害的小孩的大脑,尤其是,(如果确实是需要的话)存在简单的替代方法去获得氟的时候。

Bibliography参考书目

Lanphear, B., K. Dietrich, P. Auinger, and C. Cox. (2000) Cognitive deficits associated with blood lead concentrations <10 ug/dL in US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Public Health Reports 115(6):521-529.

Masters, R., M. Coplan, B. Hone, and J. Dykes. (2000) Association of silicofluoride treated water with elevated blood lead. NeuroToxicology 21(6):1091-1100.

Moss, M., B. Lanphear, and P. Auinger. (1999) Association of dental caries and blood lead levels.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281(24):2294-2298.

Rogan, W., K. Dietrich, J. Ware, D. Dockery, M. Salganik, J. Radcliffe, R. Jones, N. Ragan, J. Chisolm, and G. Rhoads. (2001) The effect of chelation therapy with succimer on neuropsychological development in children exposed to lead.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44(19):1421-1426.

Copyright Ó 2002 by Thomas E. Levy, M.D., J.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