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兰候弗自传

By Abram Hoffer

来源: http://www.orthomolecular.org/history/hoffer/index.shtml

翻译: 蓝松龄

我度过了一个丰富、充满乐趣和创造性的人生,得到我家人、众多朋友的支持而只是被代表APAMIMH的一些精神病学家挑刺和刺伤。因为他们并不了解我本人,我从未做出过还击,虽然我必须承认,我宁愿他们是持支持态度的。我认为完全是我的批评者造成正分子医学迟迟不能被医学界接受,以及,是他们夺去了无数的病人的生命、健康和幸福。旧范例的支持者从不会认识到,他们的顽固和守旧造成多大的损失。

1917年出生在萨斯喀彻温的一个农场,在农村学校读完高中,在明尼苏达大学取得我的博士学位,继而在多伦多大学取得医学学位。到我取得第一份工作的时候,我已经33岁,有三个孩子并且完全依靠作为一个学生的自立而养活自己。当时,我最想做的事是成为一个当时医学界最不起眼的精神病医生。我的妻子Rose倾力支持我长长的学生岁月,并扶养我们的三个小孩。BILL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古书籍专家。他6年前死于肺癌。John是蒙特利尔麦基尔大学的一位医学教授、一位出色的内科医生以及营养学方面的研究者。Miriam是多伦多女子学院附属医院的一名营养专家,最近出版了她的一本佳作,给身体、心理和精神供能(Fueling Body, Mind and Spirit)。Rose2001年过逝。此后,我成了孤独一人,但专注于我的家人和工作。我得到非凡的朋友和科学家的支持,并且,我们的共同努力将最终改变现有的医学,使它重新对营养和营养素产生兴趣。

我的精神分裂症研究以及后来创立的正分子精神病学有赖一系列或许将来不可能再发生的事件。我195171开始为萨斯喀彻温政府工作,创立一个精神病学研究部门。政府非常希望这个部门将有助把我们的精神病医院带到20世纪。我们的二家精神病医院在1954年被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医学主任John Weir医生列为世界上最差的三间精神病医院的其中二间。我的上司很支持我的工作,因为他信任我并喜欢我,虽然他对我们正在进行的研究了解不多。Humphry Osmond医生从英国来加入我们的队伍。他是来自僵硬保守态度的英格兰学院派精神病学研究队伍中的一名难民。他和John Smythie阐明了精神分裂症的M假说(M hypothesis),根据这个假说,这些病人的体内可能存在一种化学物,具有迷幻剂酶斯卡灵(mescaline)的心理学特性,并且跟肾上腺素有些相似。Osmond1951年秋天把这个概念带给我们,我觉得它很有道理。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指示图,去追寻迷幻性的精神分裂症毒素。我是精神病研究部的主任,对这个部门有完全的领导权。那时,我对精神病学完全不了解,而这正是天意,因为当时我不知道我们试图做的事情是没有可能的。另一个天意是,我们不属于任何医学流派,没有任何人会反对我的研究方向。我们的小组创立了肾上腺色素假说,认为肾上腺素氧化为肾上腺色素从而引起精神分裂症。它是医学史上第一个超氧化假说,这个假说要求某些生物化学机制去逆转这个氧化。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帮助下,我们成立了我们的研究项目,并且显示了肾上腺色素是一种迷幻剂而且,显示了制造它的过程和研究它的方法。后来,在体内发现了肾上腺色素,而现在,肾上腺色素正被认为是很多大脑退性疾病的一个基本因素。然而,我们也想更有效地治疗我们的病人。我们当时仅有的只是ECT(电惊厥疗法)。

根据我们的生物化学理论,我们推测大剂量的维生素B3和维生素C可能会有治疗作用。我们获得了大量纯净结晶的烟酸、烟酸胺、抗坏血酸(维生素C)和核黄素。我们的第一个病Ken是一个紧张型精神分裂症患者,住在由Osmond负责的精神病医院。他接受过胰岛素休克和电惊厥疗法,并且处在休克、临死边缘。我们认定他一定是我们的第一个用烟酸治疗的病人,当然亦希望他不会是我们的第一个受害者。他得救了。第二天,他坐起床喝东西,30天后他身体已经良好。他出了院并一直良好。我们是很幸运的。一个医生用新方法治疗的第一个病人取得效果是关键的。而这个病人确实对此疗法反应良好。由此我们知道我们发现了某些新东西,但当时并不是很确信。在做了6个双盲实验后,此后我们医治了数以千计的病人,并进行了几十个公开的临床研究。现在我确信,我在1952年观察到的代表了治疗这些病人的一种新方法。我的疑问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双盲实验,这种双盲实验从不会有任何的发现,而只是浪费成吨的金钱和时间,并且对医学进步几乎无任何作用。在我的指导下,我们进行了精神病治疗学的第一个双盲实验,同时,我自信也是第一个对这种方法提出批评的人之一。

肾上腺色素假说此后一直是我们紧跟的指示图,它一直十分有效地指引我们的研究进入一个富有成果的研究领域。这些包括紫红色因子、迷幻剂疗法、精神分裂症的特别临床检验如HODEWI检测,烟酸降低胆固醇水平的发现、为病人提供更好的居住条件、为病人提供更好和更人性的治疗以及更多。我们的研究,加上大剂量维生素的使用导致纳斯 鲍林的正分子精神病学和医学理论的概念化。而现在我知道,我比很多年前当我刚开始接触精神病学时知道得更多更多

版权声明: 本文著作权属于原著人和翻译者, 未经同意, 不得转载和出版.